积分兑换 广告

泉友社区☆ 名 家 专 栏 ☆『 释 缘 感 悟 』 → 薰莸同器


  共有371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薰莸同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释缘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荣誉顾问 帖子:2449 主题:1672 积分:3619 精华:0 注册:2003/6/25 10:06:00
薰莸同器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6/6 20:34:00

旬,香草名,又名蕙草。故事君王举行重大活动如祭天祭祖时都要用香草薰身。莸,臭草名,又名蔓于,其味恶臭。 这两种草往往用来比喻君子与小人,喻非同类,不可同处。然而现实生活中芳秽并存、鱼龙混杂、薰莸同器的情况却是最常见的,你不可能生活在一个到处都是谦谦君子的理想国度里,那样也就显不出谁是君子了。君子是在小人的背景上凸现出来的。正是由于莸的存在才使薰更觉其香。 薰莸同器反映了造化的一个法则,每一个正面都是从负面上剥离下来的,犹如宇宙中有黑洞就有白洞,照片有正片就有底片一样。明白这些,于是我们在为生活中有孔繁森这样的英雄感到骄傲的同时,也就为还有王宝森这样的败类而感到不足为怪了。 当你漫步在田原时,看到嘉禾低着沉思的头颅,也会看到稗草扬着轻浮的长发;当你为深谷幽兰的馨香浅吟低唱时,突然看到就在咫尺之遥,张狂这已从棘荆蒿莱;水一样的清辉洒满大地,给你营造了浪漫情怀,很快你就发现,月也有阴晴圆缺…… 你不必为此坏了胃口,败了兴致,感到大煞风景,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相反,你应该为此感谢上苍,感谢造物主,为我们安排了这种就有芳又有秽五彩斑斓的世界,让我们享受到如此丰富的生活。否则,如果世界是一种色彩,那生活该是何等单调乏味。 郑板桥曾有一首题画诗曰:“不容荆棘不成兰,外道天魔冷眼看,门径有芳还有秽,始知佛法浩漫漫。”请注意“浩漫漫”三字,你可以从中感受到博大精深、包容万物的一种超世俗、超自然的力量。那时能消化任何“荆棘”的“铁胃”,能吸纳吞吐世间万物的肺腑,能行船飞车的肚量。他另有题画语曰:“满腹皆君子,其后以荆棘终之,何也?盖君子能容小人,无小人亦不能成君子。故棘中之兰,其花更硕茂矣。”苏东坡画兰,也总是配上几丛荆棘,其意也是君子能容小人也。悟透了这一点,你便不会感到人生的悲凉,也不会愤世嫉俗,而是笑对人生了。


春潮带雨晚来急        野渡无人舟自横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