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兑换 广告

泉友社区☆ 名 家 专 栏 ☆『 布 衣 茶 座 』 → 山高水长到京城,又是梧桐落叶时


  共有76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山高水长到京城,又是梧桐落叶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山高水长到京城,又是梧桐落叶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11 23:43:00

一、

这个秋天如此高远,高得我在万米云层之上心想收藏兴衰事,远得我在千里之外感受邮市涨跌声。

悄悄到机场,静静登机,坐下不久,机头扬起,直刺苍穹,我身体往后一仰,瞬时把家甩在身后,离故乡远去。

今年的国际钱币博览会,我又关山万里赶赴京城,不为研究文化而来,不为投资赚钱而来,这两个高耸的山头,我无力攀登,羞于启齿,我只是对这种轻松气氛纯纯的向往,感受国际国内的收藏趋势与氛围,与投缘的朋友见见面,聊聊天,暂时脱离俗务的纷乱,忘却生活中的烦忧,让心得到丝许的宁静。

临行前大连的彦魁、唐山的陈颖、河南的小苗、上海的蓉蓉给我打电话,他们都去,希望我也去,我说我会去的,十多年的相知相约,这种纯纯的友情一直维系着,不管行情是姹紫嫣红还是支离破碎,我们一直眷恋着收藏,不曾走散。

南北温差分明,在去机场的路上,还见到很多穿着T恤的人,但到了京城,满街都是冬装。

京城的人从来都是脸色凝重,低头赶路,行色匆匆,似有永远放不下的牵挂卸不完的心事。

感觉今年比去年冷一些,北风轻袭,霜露微寒,梧桐落叶沙沙,小草枯黄凋谢,放眼都是萧瑟的秋。

关山万里到京城,又是梧桐落叶时。

 

二、

带来一堆邮票,很重,有五六十斤吧,有版票、有方联、有单套和小型张,零散杂乱,清单上列了几百个品种,是几位朋友让我帮处理的,全是多年来不升值甚至跌破面值的品种,在历次行情中被打得蒙头转向,犹如溃退的国军,成了毫无斗志的残兵败将。

比如书生的竹子小型张,93年他按每封面值500元买的,放了近二十年,如今400元未见得好出售,还有,中泰加字小型张,是在炒作最高价九千元左右一封时买的,如今也只值三两百元,着实让他无奈,想想与其苟延残喘,不如投胎转世,于是,他一狠心,让我帮其卖了换回钱币,犹如陈凯歌把洪晃赶出家门换回陈红一样。

我约小庞到宾馆,按来之前谈好的价格与其交割,清点之后,看着摆在桌子上那一封封小型张,以面值半价左右的价格,投入地板上的纸箱中,象弹尽粮绝的冷云带着八女投江似的,真够壮烈。

三、

整个世界经济形势不容乐观,自然涉及收藏领域,在马甸市场外,就能感觉行情象这萧瑟的秋,凉凉的,因为,几乎看不到发往外地的包裹,听不见打包撕胶带的吱吱声。

在市场门口抽烟,听到停车场的两个收费员在感叹:“唉,最近车辆越来越少了,那么多空位,怎么办呀?”口气中带着失落与无奈。

笑笑生带来一些金银币准备出售,其中88年的珍稀动物和武凌源这两套银币我没有,希望他优惠一点让给我,他爽快答应,然后我陪着他把奥运金银币拿到阿连的摊位交割,阿连其实也不想接,一是行情低迷,二是体育题材需求不多,又加之奥运品种发行量太大,沉重的市值压得参与资金喘息不已,所以,销路不好,但阿连挺够朋友,重情重义,还是接了。

我也带了一些复品来出售,虽然售价与网上报价相去甚远,有些甚至只有网上报价的一半左右,但我知道网上报价太虚,当不了真,二是我买得早,已有数倍涨幅,贪念不重,自然已无怅然,比如周恩来精制纪念币,我当初是20多元买进的,现在网上报价最高是700\枚,我350----400元之间卖出,也有十几倍的升值了,心里很满足,如果按网上报价较劲,自然心生怨气与失落,容易养成凌乱心态,不值。

把一些利益当作不是自己的,走起路来就不会沉重,生活会很轻松惬意,人生价值的定义,应是心情快乐的凝聚,尽量少用物质堆积来衡量。

世界很大,心宽路就宽。

我把这些复品卖出,又可以换回新的藏品,收藏几十年,手里不少藏品已是无成本或低成本了,所以,行情再不济,我心不戚戚,即便是少量投资的品种,我多以二三版为主,长线持有,因为看好它的未来前景,所以,坦然面对低迷行情的云卷云舒。

有东北朋友打电话来,简单聊了聊,未了,我问道:“你那里下雪了吗?”

四、

最近很少到论坛,一是我对行情价格并无热切的关注,二是感觉味道太呛人,与其去闻盛宴的酸辣味,不如去喝一碗味甘清淡的豆腐汤,所以,最近就看看收藏名家的城南旧事,读读收藏古今盛与衰,岁月留痕,物值几许,自有市场评价,自有岁月定夺,由不得你我一夜之间判生死。

一个观点,三五个团体,七八篇文章,几百万资金,无法左右藏品规律的长期运行,

犹如寒来暑往,冷暖交替,白昼转换,自有自然规律来安排,某时某地,可以用空调控制冷暖,但整个大自然,谁也无法控制月圆月缺花开花落,谁也不能把电灯一开就会阳光明媚。

藏品要走得稳健走得远,凭的是收藏需求(包括礼品沉淀)作坚实的基石,我从没有渴望跟着庄家雄厚资金操作,在短期内暴涨的思维,那是一种惰性,不会有自己独立的风格,庄家放货之日,就是散户难受之时。

在我的思维里,很多收藏品尤其是纸*币,长线持有会有不错的升值前景,这并不是空洞文字理论的推测,而是我几十年的经历,感受到收藏群体越来越大,有限的资源被收藏需求迅速消耗,因了这,我对买进的品种信心十足,并不在乎某个时段的涨跌,更不在乎他人如何说不好,比如我手里的二三版,以及四版的805080100,我就不怕别人说它们是垃圾,如果说这些品种是垃圾,这种垃圾我喜欢。

怕别人攻击自己持有的品种不好,便恼羞成怒甚至反唇相讥,说明信心不足,好藏品是承受得了别人诋毁的。所以,如果看到谁说二三版和8050没有前途,我也是一笑了之,相信自己,优劣好坏,由人评说,我不在乎,有钱我还会再买。

如果你对自己手中的品种有足够的信心,也请你不在乎我说它不好。

五、

年年博览会都在国贸举行,依然是遇到很多的老朋友,依然是我和114、彦魁、蓉蓉等几人结伴,可惜幻珏今年没空来,公务羁绊,分身无术,我是理解的。

葛老师依然身健开朗,鹤发童颜,对收藏爱之久,情之深,六十多年如一日,令人敬佩。一见到我,他便说:“布衣你来了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以为你不来呢”。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本他今年重新排版的币章目录签上他的名字送给我。

香港的景林先生依然那么悠然自得,珍品在手,行情于他而言,任你花开花落。

蜻蜓依旧勤奋地为金币文化默默躬耕,在咖*啡厅里,他对我说了不少宣传收藏文化的计划,希望我抽空去上海看看他的文化工作室。

曦雨依然虎背熊腰,那枚开价几百万的齐白石公斤金币光闪闪的,映衬着他脸上灿烂的笑容;

旭日依然那么敬业与勤劳,和小刘一起夫唱妇随地我行我素地经营他的大铜章,在很多人都不看好的大铜章板块,他却一篙独去,轻舟又过万重山。

114真幸运,他的生日恰遇博览会期间,唐山离京城近在咫尺,所以,每年此时,都有一帮朋友为他祝福,这不,晚上,我们几个,在大鸭梨酒店为他举杯。

这个五大三粗的北方汉子,却偏偏取个软如垂柳的“陈颖”名字。

河北的局座,今年破例乘动车来,他说,大会前夕,进京车辆要办证,路上要检查,怕误了行程,不如只身一飘而来。

自然遇到更多的老朋友,行情如此低迷,竟有缘在此相见,足以说明收藏事业活力不减,兴旺可期,繁荣有望。

六、

虽然我乃一介黎民,参与藏品的银两有限,愧谈投资,但我买进为了升值赚钱的品种中,纸*币比重最大,邮票、金银币、纪念币硬*币多以玩为主,并无升值赚钱奢望,不过,我与金银币圈子交的朋友最多,交流起来也很惬意,在我的思维里,金银币的文化氛围很浓,尤其是全国几个地方的金币沙龙的文化探讨,很纯粹很坦诚,虽然也有激烈的争论,但都是学术性的,没有一边研究一边结伴准备拉高出货之举。

我对文化研究是很崇敬的,感觉很神秘,认为是一项很严谨很枯燥的工作,且又必须经过长期搜集数据,反复周密的论证,在得到大家认可之后才成为真理,日心说争论了几百年,才被认可。

科学不是一夜之间发现并被认可的,有些研究,甚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伽利略成了囚徒,布鲁诺被烧成了灰烬。

所以,我从来不敢说自己对藏品进行了研究,至多是说搜集了一点资料留下来,作为以后验证真伪、探讨文化的数据。

去年,贾铭拿着一张币,说他照出与众不同,是他研究发现的不同版别,我劝他不要过早下结论,能否用探讨的口气,交给大家、交给岁月来论证?

在我的思维里,藏品的文化研究,分宏观方面和微观方面,比如说,开国大典邮票,要先从宏观上研究中国的历代政治变革、人事更迭、共产党的使命及成长史、新中国成立时的社会背景及经济状况,在宏观上了解其深刻的内涵,然后研究版式、冠号、颜色差异、发行量等微观方面,如果忽略新中国成立这个宏观背景而只拘泥于毛主席开国大典穿的中山装布料、尺寸,就是本末倒置的研究了,没有新中国的成立,就不会有开国大典,也不会有那件中山装。

不管是否承认,藏品文化是宏观支配微观的。

想起2003年,在金银币文化研究中,曾有人用周易原理、用夜观天象,研究得出某年某月会有行情的结论,不禁愕然。

 

七、

我这人极少周密的投资计划,多是临时见到喜欢的,有钱就买,估计是看多了脑筋急转弯的缘故。

所以,此次来京也无购买预定,在马甸市场和国贸展厅悠转,闲着无事,便和朋友聊聊行情。

我问小王大四和8050的价格,他说,很多品种都跌惨了,虽然大四和8050也跌,但跌幅没别的品种大。

阿连的实力很多人是了解的,他虽然主营金银币,但手里的双龙钞最多时有三千套,现在库房里还有整件整件的、已是无成本的802902,这次和他聊到四版币,他说:“虽然我也有一些四版其它品种,但我认为四版里805080100最稳健”,一个从清钞民钞玩到邮票、金银币、纸*币,在藏品市场鏖战二十年,对手里没有的品种而说好的商人,我相信这是他的经验之谈,是由衷的肺腑之言,不会信口开河。

他对805080100的分析,与我的观点相同。

很多分析来自实践体会,大约是1990年前后,我配大四时,其它品种都是从银行按面值换的,只有805080100换不到,不得不在广州花高价买,那时,集邮风头正劲,纸*币收藏群体极小,行情弱不禁风,不存在炒作,是在自然状态下形成的稀少,二十多年来,我耳闻目睹它的走势,感觉它们是长线稳健的品种,所以,不管别人如何不看好,我会一直对它充满信心。

我不看行情好时暴涨多少,而是看行情低迷时跌多少,是看它上涨以后能否长久保持稳健,记得当年集邮时首日封、内展封、外展封,也曾风风火火的暴涨过好几年,有的最高到一二百元,如今,很多也只值几毛钱。

收藏市场有一句很经典的话:“不比谁气盛,要比谁气长”。

八、

北京骤然降温,让我猝不及防,前两年暖冬,带来的毛衣一次也没用这,所以,今年没带,3日傍晚时分,寒风冷雨,听说明后天更是零度以下,所以,匆匆到附近商店买了保暖衣服,行情再冷,我自坦然,但这气温的寒,却是不能硬撑的。

陈颖打电话来,让我过去,我说懒得动,他们住国贸附近,冷雨霏霏,京城车流如蚁,缓慢蠕动,麻烦。

于是,关门闭窗,独自一人躲在宾馆里,打开电脑,轻敲键盘,把马甸市场和博览会的场面搬到电脑上,也把自己的心语定格在文档中。

我每次来京城,都喜欢住马甸旁的宾馆里,漫步到市场,三分钟,在市场逛累了,回来躺一会,如果突然想起要买某个币,翻身跃起,重到市场,极其方便。

4日早上起来,拉开窗帘,放眼外望,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停车场里那一排排小车被一层厚厚的、白白的雪包裹着,静静地趴在雪地里,犹如浴血奋战沙场后马革裹尸的士兵。

博览会已是最后一天,好多人都不去会展中心了,但我得去,因为我放了一些零散品种在旭日北京的摊位让他帮卖,估计卖不了多少,拿回来吧。

小庞要送我去国贸,但要他从老远赶过来,绕一大圈,设身处地想一想,晨寒早起、雨天路滑、车挤堵塞,太辛苦,没必要麻烦别人,不如打个的前往,所以,我谢绝了。

京城冷雨天,打的难,站在宾馆门口等候,良久不见的士来,偶尔有,也是车上有客,一年轻人怕弄湿了鞋,便用食品袋把双脚包着行走在雨水里,行路难,顾不得斯文,一对老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象南极的企鹅,步履蹒跚,在雨雪中相搀扶。

九、

柳群打电话来,问我找到今年拍卖目录没有,我说,找到了。

我经常参加北京钱币邮票博览会和上海东方国拍的拍卖,虽然我不参拍,但喜欢感受那种气氛,每次的拍卖目录,我都想法找一册,组成一套拍卖资料。

这种拍卖目录并不好找,几乎都是向参拍者预收押金,然后定价出售拍品目录,我不参拍,要想找到,多是向参拍者事后索取,或找有关系的朋友要,因为一般都有一点机动数量。

今年分别交代过柳群、王勇、阿连预约,但能否找到,并无把握,便在各个相识的参展商那里闲转,准备见到谁家有就赖着要一本,转到集币在线展柜,见只有冬女侠一人在值勤,聊了聊天,我问有没有今年的拍卖目录,她犹豫了一会,在柜子底下拿出一本,有点舍不得似的,我迫不及待拿了过来。

各个拍卖目录记载了收藏文化的趋势,是藏品的生命历程,我保存有1985-----1993年全国100场邮票拍卖资料,如今翻阅,感慨良多,比如198610月,北京宣武、东城联合拍卖会,全套编号新票带定位册245元成交,19883月杭州州拍卖会,文10邮票5全连票270元成交,19885月牡丹江拍卖会,T46猴方连125元成交,这些藏品,如今都升值100倍左右,猴方连已是涨了400倍。

纸*币升值的历史资料,我保存的多是当年邮市的私人报刊,大约1990年,二版水坝、三版车工百张连号均是250元,1992年,二版的大拾元3000元,温故而知新,涨幅也相惊人。

有些新参与的朋友往往埋怨行情不好,其实,把收藏品的历史串联起来,就会感受到它强盛的生命。

多读一些收藏历史书籍,多掌握一些藏品的文化,多了解一些收藏事业的成长过程,会有全新的感悟,会有更多的信心,心态也坦然豁达。

况且,拍卖目录也是一件藏品,清末民初,一些流失到国外的古董被拍卖,当时的拍卖目录如今已是奇货可居,曾有朋友手里的一本此类书籍,有人出价一万多元他尚不愿出售。

虽然电脑的迅猛发展,很多资料用鼠标轻轻一点,便唾手可得,但我还是喜欢伸手可及书籍,喜欢飘着淡淡墨香的铅字。

收藏实物,让人赏心悦目,收藏资料,亦可情深怡人,丰富的知识,让人如饮甘露,如沐春风。

十、

到了国贸旭日北京的摊位,好多人在向他问大铜章的价格,数了数,12位客人,不便打扰,便静静地在一旁观望,待客走后,我问他这几天大铜章卖了多少,他说卖了十几万元,在金银币、纸*币整体行情不佳之日,大铜章却买盘不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小刘从外回来,她拿出本子给我清点品种与结账,熊猫银币全卖了,价格还算好,象99一盎司银猫,1400\枚,还有人想要,但我就带几枚来,舍不得全卖完。

我带来的这些边角料,卖得还不错,升值可观,毕竟我买进放了近十年,用时间熬成的,说真的,这些品种,自从买进后,从没见过有人在论坛上大张旗鼓分析过它们的前景,但我相信,会不断有收藏需求,不求暴涨,但求稳健。

小刘怪我没提前报个心理价格给她,所以,往往是有人问了,她便打电话给我,问我什么价格可以卖,但我对行情不敏感,很多品种的价格不知道,所以,就让她作主看着卖。但她怕给我卖低了,便按前年行情高涨时,她曾经卖过的价格开价,比如说,一克熊猫金币,她开价2300元枚,我说,其实一千六七我都满足了,毕竟当初就三几百元来的。

2003年,看到一克金币只有三个品种,分别是熊猫、龙凤、马可.波罗,那时彩金、老精稀风风火火,但价格昂贵,我买不起,便主要买这三枚冷门品种的一克金币,一共买了百十枚吧,便宜,安静,不纷扰,所以当时就写了个《买点小规格,低档玩乾坤》的帖子,心想这三枚币规格独特,袖珍板块,总会有普通百姓喜欢,犹如燕窝鱼翅虽然得到位尊多金者喜爱,但小笼包不也是在黎民百姓中很受欢迎吗?

以投资论,不少玩金银币的朋友从老精稀、大规格品种入手,他们预测将会有不少官员、企业老板花巨款购买金币,转换成稳健财产,这种投资思维是很有前瞻性、科学性的,事实上也如此,我问曦雨,台湾光复公斤银币现在什么价了,他说,三百万左右,记得07年在德胜市场上,见到他柜台摆着一枚,我问价,他说,二十一二万,大哥你要的话,十八万可以让给你,我说,买不起,虽然我知道发行量只有102枚,大有升值前途,但花这么多资金只买一枚币,孤家寡人似的,不如多买点三版币,升值了,在普通百姓收藏群体中容易成交,至少洋洋洒洒一大堆,可以得到视觉上的享受,所以,就只好与那些高贵的大规格金银币隔河相望,犹如农村后生仔到大都市打工,虽然羡慕都市丽人,但心中只好想着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十一、

在去国贸的路上,小刘打电话来,说有几个收藏者要几枚陈云精制纪念币,问我那整包的拆不拆,我说拆吧。

如今投资流行原装整包,整进整出,但如此一来,往往给普通收藏者带来不便,人家又不是投资,只想买一枚收藏,都不愿拆,岂不是让收藏者尴尬?

所以我让小刘拆,她说,如果拆开了卖不完怎么办?我说没事,以后还会有收藏者需要一枚两枚的,反正我来得便宜,卖一枚也超过当初一包的进价了。

当年让柳群在上海帮买了七八包伟人及遗产三组精制纪念币,一共花了三千多元,前年一包朱德就卖了八千多元,余下的已是无成本了,怎么卖都赚。

陈云精制币当时是22元一枚买的,最近网上报价450元一枚,但那是虚的,所以,我就让小刘250-----300元之间卖,我既赚了钱又当好人,何乐而不为。

我参与收藏,很多时候是以藏养藏,每每有身边收藏者需求配套,我尽量满足,按升值情况,赚个三两百元也行,千儿八百元更高兴,但绝不比市场价格高,满足于多收三五斗,这在那此投资大腕动辄几十万几百万进出的思维看来,是多么微不足道、小家子气,但我始终定位在以玩为主,怡情至上,不想把人生全部的快乐都托付给孔方兄,多和坊间收藏者打交道,大家玩得高兴,收藏队伍才能后续有人,收藏事业才能生机勃勃。

将军都是从哭啼声中成长的,资深收藏家也应该是从低到高发展吧,所以,今日廉价一枚枚一套套收藏的普通百姓,说不定以后也有人成为收藏界的大家风范。

善待收藏新人,心存高尚藏德,是每一个先行者的责任。

 

十二、

我几年前叛出邮票投资之门,皈依钱币,决心每年只买一本邮票年册,不再碰那些封、片、卡之类,但悠转展厅,看到一些人买集邮护照,也见这些外国邮票挺漂亮的,于是,贪玩之心死灰复燃,鬼使神差地也上前买了一本,然后绕着卢森堡、瑞士、丹麦、俄罗斯等国家邮票柜台买邮票贴上,盖上邮戳,外国邮票很贵,象瑞士邮票,两枚就是25元,明知道外国人很聪明,趁此盛会高价兜售,但贪玩之心未灭,只好甘愿伸长脖子让洋人宰吧。

在英国皇家造币厂柜台,看了半天一枚银币,售价700元,很是喜欢,但不懂其题材内涵,与洋人又无法交流,犹豫之下,怏怏而去。

去临时邮局寄了一个实寄封,盖上“2012年国际邮票钱币博览会。北京》的临时邮戳,学笑笑生那样自己寄给自己,留下我到京参加博览会的足迹。权当烧一支延续集邮的香火。

前一天,笑笑生来时,我光顾着和金银币的朋友在一起而没空陪他转,他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实寄的地方,此时,我实寄之后电话告诉他,他便急匆匆的从通州赶过来,也要实寄,看来,他集邮之心比我还重,终是放不下三十年凝结的那份集邮情。

收藏久了,情到深处,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是一份永远放不下的牵挂。

 

十三、

博览会在冷雨蔼雾中落下帷幕,下午三点,已有些心无斗志提前撤退的参展商,多数极少言笑,默默地拖着拉杆箱走出国贸展厅的大门,我因为要等一位朋友,站在门口抽烟,不时与撤退出来又相识的朋友打招呼,西边露出太阳淡淡的霞光,眼前却飘起雪花,漫天飞舞,美丽的太阳雪。

114退回唐山,彦魁乘晚七点的飞机飞向寒风冷雨的天空,赶回大连,蓉蓉也定好了回沪的机票,但我要与小庞结清邮票的账,况且还没定回程之票,再呆两天吧。

在展厅,依然只买一枚此届博览会的银币,这个系列我从95年开始,每届都买,从未间断,朋友劝我不如再等一段时间,兴许还会回调点,但我不想为了省点不确定的小钱便一日三秋的等待,当年极少人集,冷冷清清的,我依然如故,情之所钟,涨跌已不再重要。

兜里还有点钱,便让宝丁兄帮联系了一捆红三平,再悠转马甸,看到小王那几刀蓝二品相极好,又见价格已是回调不少,贪性顿起,手痒了,拿下吧,再到阿连那里拿两枚2盎司五台山文殊菩萨银币。

本来到京之前想好了,卖一些零散品种,留点机动钱在手里,静候价格再低一些才买,但终是陋习难改,手有闲钱,不买货不舒服,于是,我从市场卖货得了一点钱,又买货把交回市场,投资藏品的魅力就是我赚你的钱,你也赚我的钱,在这种流通转换中增加乐趣又交了朋友。

回到宾馆,把卷筒纸拉开,伸长摆在床上,象雪白的哈达,用它把每枚金币、银币和整刀的纸*币细心地包上厚厚的、软软的保护层,绕了一圈又一圈,再装入塑料袋,这样,途中就不会损坏品相。

宾馆静静的,天南地北而来,山高水长而去,聚散两匆匆。

 

十四 

在京已无牵挂事,心从不眷恋皇城,去买火车软卧,但售票点停业,懒得大老远跑火车站或到处打听买车票,便在近邻的航空售票处买了次日的机票。

北京不是我的,我也不是北京的,无缘奢华,遥遥故乡天之南,明日,我当远离京城,回到天涯省布衣县黎民乡草根村我的陋室,继续摆弄我那些虽廉价但让我愉悦的藏品。

京城的雨停了,雪化了,阳光明媚,到达机场,安检时照出箱子里的金银币,让我打开查看,以前几次也如此,所以,心里早有准备,把这些币放上面,待看过之后放行。

乘机晚点已是司空见惯,登机后广播里说空中管制,需要等待起飞命令什么的,我已习以为常,心无烦燥,静静地阅读机上的休闲杂志,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向前驰骋,犹如纸*币在忍耐几年的低迷期之后,终于在2009年猛然起飞。

三小时后,当飞机向下俯冲,慢慢地滑行在跑道时,望着舷窗外,下雨了,雨丝纷纷扬扬,去京时这边秋日暖阳,到了京城,大雪为我接风,回时,京城碧空万里,这边,冷雨为我洗尘,对称得很。

朋友打电话来,问我从京城带回什么好消息,我说带回目前市场的一声叹息,也带回众多朋友对未来看好的趋势。

因为,此次在京城,虽然很少看到大的买盘,但关注的人很多,对某些优质品种也在虎视眈眈,所以,我告诉我的朋友,你可以静观,等待时机,千万别远去。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11-11 23:44:18编辑过]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2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翰韧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副班长 帖子:272 主题:7 积分:356 精华:0 注册:2013/3/12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3/20 16:57: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忘情不老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士兵 帖子:57 主题:0 积分:121 精华:0 注册:2013/3/9 0:2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3/31 20:59:00

莫为浮尘遮望眼,雨过天晴终有时。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孟州大杨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士兵 帖子:107 主题:2 积分:632 精华:0 注册:2014/6/22 20: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8/5 16:38:00

把一些利益当作不是自己的,走起路来就不会沉重,生活会很轻松惬意,人生价值的定义,应是心情快乐的凝聚,尽量少用物质堆积来衡量。

世界很大,心宽路就宽。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山东刘岩峰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士兵 帖子:16 主题:0 积分:190 精华:0 注册:2016/11/15 10: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1/15 10:37:0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