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兑换 广告

泉友社区☆ 名 家 专 栏 ☆『 布 衣 茶 座 』 → 秋水长天到京城,金风玉露又逢君


  共有596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秋水长天到京城,金风玉露又逢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秋水长天到京城,金风玉露又逢君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12 10:01:00

         秋水长天赴京城,金风玉露又逢君


      一、

有人说,秋天是伤感的季节,残花败草,黄叶飘零,随风远去,触景生情,满怀惆怅。

有人说,秋天是愉悦的季节,春华秋实,金风玉露,硕果累累,钱粮丰盈,喜从心来。

看各人所处状况而定,随心境而定。

于我而言,最喜秋水长天,极目远眺,云淡风轻,青山绿水,惬意无比。

重要的是每年深秋有国际钱币博览会,我都前往参观,赏四海币,豁然开朗,会五湖友,烦忧尽去。

提前半月买了T6软卧,妻帮我收拾衣物,问我带不带西装,我说,以后不穿西装了,听说如今很多卖保险的都是西装革履,我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是卖保险的。

每次去京城,都带点复品出售,然后换回别的品种,选了又选,最后决定把部分生肖纪念币和所有的JTM带去,这些小型张纸张薄,在南方难保管,有些放了几十年,背胶已泛黄,而部分生肖纪念币已有数倍涨幅,不如卖出后换回纸币或金银币。

又有几位集邮的朋友也托我把一些杂乱的邮票带去处理,他们托我处理邮票好几年了,每年卖一点,每次都犹犹豫豫,卖了舍不得,不卖留着不升值,于是,拖拖拉拉卖了好几年没卖完,象一个阉不干净的太监。

从柳州到京城,路遥遥,水迢迢,一昼夜的车程,虽说稍长,但我无甚急事,便每次都喜欢乘火车,或靠窗托腮,凝望山河,掠眼繁华,又或低头静静看书,不想烦忧事。

软卧包厢四位乘客,互不相识,疏于交谈,我每次都带上手提电脑,有感慨了便写点歪诗杂文之类放在文档里,如此,我一路装得很文化。

这次路上就写了不少歪诗词。

沿湘桂线北上,从衡阳接入京广线,千里长驱,向北,向北。

这条线,我走了几十年,渡过了很多光阴,几度春草绿,几度雁南飞,当年的铁皮闷罐车变成如今电气化的高铁,路旁的荒草地变成如今的高楼林立,一恍惚,山河依旧,只是换了新颜,沿途站点,熟记在心,知道前方是什么站-----“雁去无留意”的衡阳,“故人已乘黄鹤去”的武汉,“村童雨中牧”的郑州,“水川夕阳曛”的石家庄。

曾经在车轮晃晃当当的响声中编织着许多梦,虽然这十几年来为了快捷乘坐了不少飞机,但一直无法忘怀火车的情缘。

照样是临走之前与泉友们打个电话,今年金银币圈子的朋友好几个都没空来,好得纸币圈子有几个翩翩而至,参与板块多了,朋友多,到处都有好风景,不至寂寞。

小庞早几日来电,问道什么时候到京,他给我订房,我告诉他先别急,我9号到京后要会一位新朋友,11号才到马甸。

来到京城,秋气浓浓,玉露金风,黄叶飘落,真是天凉好个秋。

二、

新京友开车接我。

新京友一年多前打电话给我,说看了我的文字,认为我是可交之人,这样,我们便在纸币之河里萍水相逢,他说他家十年前因了一件事,留下不少二三版纸币,刀的散的,新的旧的,虽在京城,近在市场,却无熟悉币商,又因对钱币不了解,终是咫尺天涯,一放十年,直到2010年在网上看到,纸币大涨,一不小心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于是,便想学习有关钱币知识,一直希望我前往京城时给他“指点指点”。

指点我不敢当,钱币界藏龙卧虎,高手如云,我一介黎民,纯粹一个玩字,对钱币知识也只是略知皮毛,青出于蓝,后来居上者,比比皆是,我想,以后他比我强时,我会对“指点”二字感到颜汗。

但我还是感谢他对我的信任,答应待我到京城时与他见见面,尽我所知,和盘托出,同时,带他认识几个我要好的币商,让他们以后多亲近亲近,或许能让他对丰富钱币知识、掌握市场信息有帮助。

我和新京友聊得尚算投缘,只是他太过毕恭毕敬,让我惴惴不安,生怕自己币识肤浅,指鹿为马,误人子弟,实在有违初衷。

好得我一直强调,多去市场了解了解,多看有关资料,多和朋友交流,在不懂之前,可以暂时不操作。

这几年,纸币参与群体不断壮大,我知道,有不少是因为升值的吸引才参与进来投资或投机的,每一次行情的暴涨,都会生成一个磁场效应吸引着一批新人进来,犹如朝圣的信徒们奔向麦加,同时,每次暴跌也有一批人离去,象候鸟离开寒冷迁徙到温暖的他乡,但我相信,在来来往往的参与者中,大浪淘沙,会有一部分人与钱币接触多了,相处久了,日久而生情,因情而生爱,有爱而相依,最终会成为痴迷的收藏者。

而新京友是无意中先有币而产生兴趣,这与心怀赚钱而来不同,当然,我不知道,他最终能不能成为痴迷的收藏者,全凭他的兴趣与悟性,不管如何,我都祝福他在参与过程中得到快乐。

夜幕降临,我们徜徉在京城大街上,秋意浓浓,北风凉凉,明净夜空,满天繁星,他说,我来之前,半月阴霾,雾锁京城,今天终于见到一个朗朗的秋。

京城雾霾严重,世人尽知,曾看到网上有人形容京城雾霾的雷人之言:“京尘”、“喂人民服雾”、“公雾源”、“尘世美”、“尘惯吸”、“尘疾思汗”、“顶你肺”、“小250”等等。

生活环境对人是何等重要,健康高于一切,没有健康,名和利,显得多么渺小。

收藏活动也需要健康的环境,短暂的炒作暴涨,虽然美丽,但没有健康的收藏活动支撑,便是无水之源,犹如孩子吹的肥皂泡,虽然享受了瞬间的美丽,但破灭之后也会心生一番失落。

三、

博士刘从太阳岛飘然而至,小赵也从奉天而来,他们坐小罗的车到宾馆接我,我们一行前往国家会议中心观展。

彦魁在展场等我们,约好在某摊位相见。

今年的国际钱币博览会比往年冷清许多,或许是受尴尬的经济形势所困扰,又或许是换了不熟悉的新展馆所影响,总之,进场安检没有往年那种拥挤现象,来者的脸上也少了些激情,只剩下一种随便逛逛的休闲,甚至有些往年来参展的外国造币厂和币商已不见露面,估计也是在想到费时费力白贴舟车旅费的无奈之举吧。

每年到博览会展厅,都到小王摊位上歇息一会,这次向他要了两枚博览会银币,问价,他说,忙着呢,先拿去,回头再说。济南来的小曹也想买这枚币,我说,收藏可玩,投资应慎重,她说,这两年来参观盛会,开了眼界,这个品种记载着自己的收藏故事,不管涨跌,值得买。

如此甚好。

我一直想策反她家老王到钱币领域里来,毕竟一起玩集邮几十年,在北方那些年,隔三差五的和他见面聊集邮,即使我回到南方之后,也一直与他保持联系,所以,希望他感受一下钱币的魅力,扩大收藏范围,增加收藏乐趣,但他顽固不化,抱着邮票不松手,且忙,没空也没心思顾及钱币,所以,他就建议他夫人玩钱币,我心里想,这家伙做地下工作者挺合适,不会当叛徒。

不过也好,术业有专攻,收藏领域,无处不风光,集邮有集邮的乐趣,包括我们钱币圈有些人认为是冷僻的板块,也大有人玩,比如说磁卡、票证、徽章等,今天,在小王的摊位,又见好几个人在买银章铜章,其中一人就买了十几枚佛教银章。

中国人富起来了,渴求提升文化层次的群体迅速增长,如此,那些早期量少的精美藏品,更是藏者追逐之物,“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每次和彦魁见面,我俩就PK,从大连辩到上海,从上海辩到北京,我高扬纸币发行政策严肃、属性自然、群众基础好的旗帜,他维护金银币的高贵血统,这次亦不例外,从晚餐桌上一直辩到宾馆,我、笑笑生、博士刘、小赵、旭日,都是主玩纸币的,仗着人多势众,力逼彦魁,但这厮毫不示弱,步步为营,大有一夫当关的气概,直辩到凌晨一点。

他买了十二号晚上的机票,午餐时,我抓住的机会,继续和他PK,只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哈哈一笑:“喝酒喝酒”。

 

四、

小罗桑梓在潇湘,独闯京城,做藏品礼品销售,年纪轻轻的,有点腼腆,文静,没有我和一鸣、刘博、旭日那种开怀大笑和调侃,也没有多数商人那种巧舌如簧,多数时候在静静地听我们高谈阔论,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收入颇丰,但他却开着一辆普通车牌普通性能的小车,给我的印象是有:内秀、儒商。

那晚,椰老大约我们见见面,他们正在一个KTV“唱支山歌给党听”,去了,里面不少人,都很年轻,全是马甸响当当的角色,奔驰888,路虎8888,加之我不喜也不懂麦克风,感觉和他们不是同温层, 几分怯气几分拘谨,一会就逃循了。

小罗、小赵、小庞、小王和我认识的不少朋友,以及这些年转遍卢工马甸看到的不少商人,年纪轻轻,眼光锐利,胆识过人,操作敏捷,出手大气,让人不禁感慨,真是江山代人人才出。

真的很欣慰,进入收藏领域的人年轻化,显示着收藏事业继往开来,不断壮大,显示着收藏品的投资功能得到认识,拓展了更宽的参与空间,收藏文化正在走向千家万户,这对继承发扬民族文化、提升整个国民素质大有裨益。

经济的迅猛发展,让黎民百姓的财富不断丰盈,如今的藏品参与者,当量和我们当年集邮时已是不可同日而言。

想起当年,经济并不发达,参与者家中并不宽裕,尽管对很多藏品爱之深,却是有心无力,为了购买一套非常喜欢的藏品,也是节衣缩食十天半月,比如整套全新的文革邮票,就一百多元,也买不起,一张全新的二版3元,二三百元,我也是望币兴叹,尴尬不?

而如今的参与者,出手豪迈少年郎,一掷千金,买货动辄几十万,气定神闲。

2010年,我在上海参加一个金银币座谈会,有一个宁波的朋友,他对我说,我刚刚进入金银币圈子,买得不多,只投入一千多万,对金银币还不太懂,希望你们这些前辈多多指教。”

我听后怵了,站在楼上阳台边,思绪万千,久久无语,不知楼下有没有消防队拉着气垫防止我跳楼。

顿生感慨:“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五、

一鸣不够意思,他离京城最近,却来得最迟,大姑娘相亲似的,好象来得越迟,越有面子,苦了旭日为了等他,只好买凌晨四点多的车票。

不过也难怪他,本来我和博士刘说好,真的来不了,我们就到济南看他和邢兄,只是刘博士耍了个心眼,拿话挤兑他:“你要是不愿来,我就和布衣去拜码头吧”,他一听,脸上挂不住了,撂下电话,匆匆走向高铁,估计比官员听到纪委的约谈还紧张。

“一鸣来晚了,罚酒罚酒,今晚要喝到送我上车”,旭日凌晨四点多的火车,自然希望有人陪他打发这近十个钟头的时间。

我、一鸣、博士刘都是初次和旭日见面,却是旧友。

旭日直率,透着精明,他喜欢钓鱼,喜欢旅游,这情趣,应该其乐无穷,当年姜太公钓出一片江山社稷,但愿旭日也钓出一个藏品大丰收来,再说旅游,能放下杂务,抛开纷扰,寄情山水间,慢悠悠的穿行在人生的光阴里,自是人生的一种美妙风景。

在酒桌上,一鸣工于言辞,不显山不露水地设套让人钻,所以,旭日着了不少道儿,其实旭日也能喝,况且挚友神交已久,初次相逢,一高兴,便心不设防,开怀畅饮,从落日时分喝到午夜,摇摇晃晃的回到宾馆接着喝,我只喝茶,边欣赏他们豪饮边聊天,话题自然少不了旭日看好的无号五分和博士刘开发的签字拖拉机,这两个品种,我都收藏着,只是没考虑过投资,当年我从银行换过十几包一二五分来叠工艺品,剩下的几捆五分在几百元时卖了,现在涨了十倍,早已无心回头是岸,唯有双手合什,祝福它一路顺风顺水。

再说拖拉机签字币,几个月来,网上纷争不休,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我相信梁老是原型,感觉值,就买了,我自喜欢我自藏,任由他人说短长,别人不相信,自有他们的理由,我尊重他们发表不同观点、不购买的权利。

聊了一会,我便回到我的房间,游览论坛,微笑着看那些酸辣的文字。

博士刘的酒技更是深藏不露,尽玩太极拳,面对一鸣和旭日的攻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多久,借口找我有事,飘到我的房间,蒙头就睡,让一鸣和旭日把啤酒当作十全大补喝个天翻地覆慨而慷。

只是他装醉装得不到家,这不,未到两点,他担心旭日误了归程,所以,还是起来过去提醒。

我们送旭日到宾馆门口,白天喧哗的京城,此刻如此宁静与安详,月色蒙胧,醉眼蒙胧,旭日消失在深秋凉凉的夜幕中。

六、

博士刘四海有兄弟,约会多多,况且又懂得商海扬帆,所以,他的手机的响个不停,这不,旭日走之后,才躺三四个钟头,手机就催他起来。

他上午要出去办事,我和一鸣逛马甸。

一鸣感慨邮票尚能留下一片江山,马甸市场还有很多摊位在经营邮票,其中不乏整版整版的早期精品,且价格坚挺,看来,集邮领域还有一批坚定的守望者。

我和一鸣都集邮,虽然这些年把绝大部分精力财力转移到别的板块,但每每看到早期邮票,都能勾起当年热衷集邮的回忆,自豪于与邮票曾经的亲近与乐趣,所以,尽管无心购买,也忍不住上前问问价。

我买了十几枚13年一盎司、两枚五盎司熊猫银币,再让小王帮拿二十册和三卡币,多是准备送礼之用,总觉得给朋友或孩子们送点文化礼品,胜过那些宴请红包之类。

转到一个卖集藏用品的摊位,花了几百元,买了一些台湾殷氏插册内页,以前我买过德国灯塔集藏册,但太贵,300多元一册,后来有了台湾殷氏集藏册后,我便专用它了,这种内页质量尚可,其实不比德国灯塔牌差多少,一鸣以为我是准备装单枚纸币用,其实不是,而是准备装站台票和老票证,没办法,很多板块的东东都喜欢玩一些,虽然在文化研究和升值获利方面无花无果,却能让日子充实精神丰盈。

想买几枚普陀山2盎司银币,因为我很喜欢集佛教题材的金银币,买四大佛教圣地首套的五台山文殊菩萨时,就准备把后面的集全,可是,第二枚普陀山发行时,却发现2盎司银币画面变成建筑物,而观音菩萨安排在1/10金币上,这样,如果统一规格,画面不一致,如果画面一致,规格又不统一,有点象官场中好位置轮流坐一样,集起来令人尴尬,所以,犹犹豫豫间,最终没买。

金币总公司在一些系列题材的发行上,有点乱,太随意,好好的一个系列,长官一拍脑袋,又变了,比如说,我把整套珍稀动物金币摆在桌上,前面四枚都是1/4盎司的,第五枚突然变成1/2盎司了,排在一起,犹如单亲家庭一个爸爸带着几个孩子。

又如5盎司熊猫银币,1987年开始发行至1995年,1996年戛然而止,2003年又冒出来了,估计有些官人当初恋爱时也是分分合合,藕断丝连,悲喜交加,一惊一咋的。

我也想配全这个系列,但一是前面几枚太贵,二是想到说不定那天金总的官人突然改变主意,不发行了,让人失落,于是,也打消配全念头,罢了罢了。

七、

逛累了,和一鸣回到宾馆闲聊,笑笑生从大兴出来,在堵塞的车流中,左冲右突,来到宾馆,博士刘也一脸笑意回来了,于是,房间里又海阔天空的聊起来。

博士刘问我,为什么今年不爱写文章了,我说,我又不是母鸡,三天两头就下蛋,再说,其实我一直在写,只是不想放在论坛上罢了,都存在文档里了。其中有两个系列,一百多个章节。

手提电脑摆在桌上,正开着,我打开让他们看,他们看后说,为什么不放上论坛,我说,不想放,留着自己咀嚼,这是我对三版的真实感情,是我为什么喜欢三版的原因,别人不会理解的。

一鸣和博士刘说,不会,我们为你有这样的母亲骄傲,看到你儿时与纸币的辛酸,感人,放上论坛吧。

我笑笑:“再说吧”。

如今是权力和经济为主流,文化已是弱势,一鸣说,看到有人形容“中国的文脉断了”,我也看到有文章说:“中国的文化已出现断层”,有人疾呼“拯救中国五千年的文化”。

此话或许太夸张,有些杞人忧天,但我知道,连幼儿园的孩子也懂得给老师送礼了,老太太学会用医保卡套取现金,有人高价购买权力入场券,我不知道,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我等落伍了。

我写的这些文字,自认不属文化范围,只不过是劳累之余的一种精神润滑剂,犹如我带着手机进书店,这手机,只为自己联系方便,与书店的文化不沾边。

我一升斗小民,无心维护文化,无缘财富,也无力忧国忧民,虽然没有大彻大悟,但倒也找到了自己满意的人生方式,----争取更多的健康与快乐!所以我对他们说,我玩心态。

 

八、

把博士刘的网名倒过来,再简化,我以后就叫他刘博算了。

一鸣和刘博都是学富五车之人,知识面相当丰富,他们大侃历史轶事和名人典故,争着说,让我听得一楞一楞的。

刘博和我有着相似的故事,那就是不甘束缚,不受长官意志,追求江湖自由,于是,辞公职,弃皇粮,拂袖而去,只是他革命比我晚,且奔向商海畅游,扯起商人的风帆,劈波斩浪前行,而我,至今还是一个闲人。

闲人有闲人的惬意,虽说饿也无人管,病也无人问,但无差事羁绊,无头领使唤,舟车鞍马,想走就走,酒家茅舍,想住就住,随风而飘,遇雨而停,三月竹林一壶碧螺春,九月吟道天凉好个秋。

一鸣侠骨柔肠,一面是放荡不羁,一面古道热肠,遇文王,兴礼乐,遇桀纣,动干戈,前几年初看他的文字,便知他古文了得,柔中带刚,绵里藏针,这厮江湖修炼成精了,如果他绕着弯讽我,我要几天才回过神来,所以,我从来不敢招惹他。

他玩得也杂,邮票、钱币、古藉、手表、玉器、沉香等等,但他对古缮本却是情有独钟,藏品颇丰,常参加古藉拍卖会,说到古缮本,他便滔滔不绝,什么宋版清版、什么柳体颜体、什么木刻石刻,还谈到今昔收藏情况,珍品奇闻,拍卖趣事等等,有点象央视的罗晰月对藏品如数家珍。

我就奇怪了,他又不胖,那么点身材,怎么能装得下这么多的古籍知识。

他说他家在文革时,被红卫兵抄了不少古籍,装满了几辆小推车,在院子里烧了,让他一家人痛心疾首。

去年他送了一本线装仿古藉的《唐女郎鱼玄机诗集》给我,知道我很喜欢,他说,回济南后再送我一本清朝徐士銮的《敬乡笔述》,我说不用,你如果有古藉拍卖目录复品的话,送我几本吧。

他说一定一定,有的是,

古藉收藏水很深,无论知识财力等,非一般黎民所能及,我一草根,更是望而生畏,但看看拍卖目录,多少可以了解一些古藉收藏的信息,丰富知识,拓宽视界,却是不无益处。

 

九、

我喜欢收藏一些拍卖目录,很多目录图文并茂,有些标明某拍品的前生今世,沿着这条脉络溯本追源,对丰富知识大有裨益,有些藏品,反复出现在拍卖会上,每次成交价格不同,可以循着这种价格来衡量它的收藏价值。

这次在博览会上,还是找集币在线的冬女侠,让她帮找一本今年博览会的拍卖目录,我希望把这个博览会的拍卖目录都收藏齐。

后来在张总处聊天,他送我一本,遂了心愿。

有些高深的藏品,不喜热闹,久藏不露,不甘与成堆成箱的现代藏品为伍,只有在拍卖会上惊鸿一瞥,便匆匆循迹,普罗大众只有叹无缘,“一入豪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此次在北京得到一本《北京大晋浩天2013春季拍卖》目录,甚为高兴。

其实就是小康钱币举办的。

早听到有人形容“北小康”一说,也知道小康的一些传奇,名声响亮,正因了这,我每年到马甸,对这家店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敬畏,未敢贸然造访。

那天从马甸出来,闲着无事,忍不住飘然进来,本是走马观花,但看到一本春季拍卖目录,封面上印有一枚三版20元券彩色手绘设计原稿拍品。细细往后面翻,所拍之品,皆不是泛泛之物,第255页,又见一枚棕红色三版拾元未发行券,解放军是戴大盖帽的军官。

两个品种起拍价分别是100万和180万。

惊奇,驻足,仰视。

于是,便向此店管事恳求,希望他把这本目录卖给我,价由他开。

管事热情好客,见我喜欢此书出自真心,于是,爽快送给我。

抱拳,诚谢。

不禁感慨,如此高端币商,竟能热情、谦和而又耐心与素昧平生的一介坊间黎民交谈,并且慷慨赠送书籍,实出我意料之外,虽然不是正主,但手下有此涵养,也说明主人教导有方了。

很多珍品,明知无法拥有,但渴望知晓。收藏之人,总是喜欢猎奇,当知道一些珍品的传奇故事,眼界豁然开朗,藏品无疆,藏识无涯,原来如此海阔天高。

又犹如饮了一杯醇香的杯,让人回味无穷。

我收藏了不少拍卖目录,有些虽然不成系列,较杂,但各个收藏领域的知识都知晓一些,便不会夜郎自大,让我知道天外有天,山那边有一片湛蓝的海。

十、

小赵盯梢着刘博,要带他到沈阳,说那边有几个哥们等刘博去聊聊,但被我和一鸣拽着不让走,我和一鸣年纪比他大,资格也老一些,所以,尽管心里焦急,小赵也不好吱声。

但小赵家里不断电话催他回去,说是孩子学校的事要他回去办,所以,等了两天,他只好先回沈阳,悻悻离开。

笑笑生不在马甸住,自小赵走后,就剩下我们仨了。

16日,沈阳那边又催,刘博说,再不去,对不住那边久等的哥们,而且,哈尔滨那边也有事等他回去处理,他一归心似箭,一鸣的心便在箭之前,突然望着济南方向发呆起来。

才出来几天,离家也不远,这么快就有了乡愁,还说要浪迹天涯呢,都是虎头蛇尾的家伙。

走吧,都走吧,九点多,我们仨去买票,他们都买了下午两点多的高铁车票。我断后,让领导先走,买不到火车软卧,于是买了18号的机票。

那就抓紧时间吃饭,争取十二点前离去南站,于是到马甸旁的郭林酒家。

酒是好东西,壶中日月长,几瓶啤酒下肚,浇灭了一鸣心里的乡愁,也洗淡了刘博去沈阳的焦急,大家聊得痛快,我说,不如明天再走,再陪我一天。

刘博望着一鸣,说一鸣不走我也不走,说着拿出车票交给我,一鸣受不了挤兑,也够仗义,迅速把车票也拿出来给我。

我说我要撕票了,他俩说,撕就撕,小小车票,算什么。

我拿起他们俩的车票,吱的一声横着撕,再吱的一声竖着撕,四开八片,往地上扔,纷纷扬扬的象秋天飘落的黄叶。

他俩端起酒杯,猛喝一口,不知是为肝胆相照高兴还是为票撕了而心疼。

反正是撕了。

我想了想,把地上那八片车票捡起来,说:“这两张车票是一个故事,我回去把它粘起来,对了,你们得把再买的车票寄给我,两个版别配全,故事才完整”。

他们应承。

回到宾馆,又是喝茶夜话到三更。

17日上午再去买车票,刘博还是下午两点多走,一鸣见我买的18日机票,便干脆也买18日早上车次,不至于让我一人留京城独饮寂寞。

谢谢一鸣。

十一、

刘博中午一走,笑笑生下午又来了。

笑笑生玩得也杂,主玩邮票、纸币,也买点红木、和田玉、沉香、金银币等等,奇石、站台票也有不少,后几类虽然不多,却留有故事。

他买红木、沉香、和田玉时,没告诉谁,悄悄进行,象电影里的东洋人包着头巾偷地雷似的,这厮狡猾狡猾得很。

正好一鸣的工作与沉香有关联,内行,聊到这个话题,正好对上他那丰富的知识,犹如把一条船开进大海里,怎么行驶,周围都是他的水,他从沉香的物质结构聊到生长习性,从主要产地聊到如今的资源现状,从收藏历史聊到现在的行情走势。

他细细询问笑笑生手里的沉香质地、色泽、味道之后,说,有百分之六十是真的,但要看到实物才能断定。

这俩家伙聊沉香聊得天昏地暗,尽挑我不懂的聊,我的脑袋象拨浪鼓似的一会转向一鸣,一会转向笑笑生。

一鸣说,这几年,什么东西都在涨,尤其是稀缺资源的物质,更是受到富人们的追逐,沉香亦不例外,市场价格一般在万元以上一克,你的沉香要是真的,可发财了,说得笑笑生的心七上八下,一会想象成真的,就可以买不少钱币,一会想象要是膺品,落差太大了,所以,脸上的表情一会象北京阴沉的雾霾,一会象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不过,这家伙极有涵养,心态挺好,他说,反正买得早,当初才几万元买的,即使不是真的,损失也不大,毕竟用投资藏品赚来的钱买,无非是当作藏品少赚点吧。

他这人投资思维还是很超前的,当初彩金币猴王出世在3600/枚时,一买就是七十多枚,2010年行情最高点22500/枚,卖出不少,逃了个顶,8002在四毛多钱时,一买就是几十包,这两品种让他赚了三套房。

当然,赚的这些钱,与京沪币商相比,自然不算什么,但他毕竟是吃俸禄之人,一生衙门,短短几年,赚的钱比工作一辈子薪俸还多,意外之财,应是知足常乐了。

有了家底,心态与涵养就这样练成了。

我拿话激他:“不论沉香真假,有此投资眼光,值得庆贺,今晚你请客”

“好,咱仨人,一千元的标准,去那,由你定,走!”。

他爽朗答应,口气豪迈,心里一点也不七上八下,脸上的表情也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估计想象到沉香是真的。

“就近,便宜坊,吃一只,扔一只,呵呵,小小烤鸭,在高贵的沉香面前,不值一提。”我得让他请了客心里还高兴。

我每个星期都和他去喝茶,互相抬杠,互相调侃,和他说话,我从来都口无遮拦。

这顿沉香饭,爽歪歪。

十二、

一鸣心有牵挂事,五点多就离开马甸,回去陶醉于他的“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笑笑生有事滞留数日,但不在马甸住,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人,犹如部队撤退时留下处理文件的职员。

人去房空,前几日热闹的气氛突然寂静下来,我默默地包装好购买的一些藏品,收拾衣物,好象这天气专门逗我玩,2010年带了毛衣毛裤来,暖冬,一次没用上,去年没带,却遇下雪天寒,只好匆匆买衫添衣,今年带了,又暖和了,一次也没穿,甚是尴尬,只好扔回箱中,待收拾完毕,关机,拨电源,放好手提,倒了杯茶,慢慢地品。

热闹有热闹的快乐,寂寞有寂寞的惬意,独享清静,任由思绪漫天飞,细想这几天,挚友相逢,其乐融融,收藏路上,有你相伴,真好。

坐了一会,怕堵车,于是,提起行李,关门,下楼,结账,独自人一前往机场。

其实我也该回去了,甘肃的大头领和四川的二头领一行几人本月20日来南宁,来了几次电话,让我务必前往相聚,别了泉友会战友,谈罢文化谈刀枪,一静一动,人生处处有风景。

柳州小机场,所以,北京飞柳州的登机口离安检较远,也好,人不多,选了片空旷的地方,拿出博览会和小康的拍卖目录翻阅。

博览会拍卖以现代金银币为主,彰显现代物质的霸气,比如说十公斤金币,一号证书等。

每年拍卖1号证书都拍出高价,这种高利润的资源,都被金币总公司垄断着,犹如以前部落首领垄断的初夜权。

我对这种号码价格超过藏品本身价格不以为然,在金币总公司召开的会上,我曾提出过我的观点,认为这种行为是过分夸大了证书的附加值,文化内涵应该体现在币品上,究竟是集币还是集证书?每年拿1号证书来拍卖,总感觉有点象土财主在炫耀,对收藏是不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诱导?即使证书有很丰富的文化内涵,那能不能进行存档,留一份优质文化给子孙?别把优秀文化在自己任期上变成利润都花光了。

小康拍卖就很自然,很多拍品是历史的遗物,从元明清钞到民国和现代纸币,让人心生怀想,沿着历史遗物的导向,踏着文化的足迹,回到旧日时光,去向先人们致敬!

这是岁月沉积下来的民族精华,是祖先们用生命筑成的文化丰碑,珍藏它,让人懂得感恩,让人知道对今天的珍惜,激励后人承上启下。

收藏的意义,在于此,而通过收藏升值而来的利润,是多么渺小。

登机了,身悬在浩瀚无穷尽的天际里,感觉生命的是多么渺小,在悠悠的历史中,短暂的人生,又是多么微不足道。

活着、健康、快乐,比什么都好。

十三、

赶到南宁,见到头领们,自是一番愉悦。

他们没变,还是那么康健,还是那么开朗健谈,积累了几十年的战友情谊,如打开闸门的河,哗啦啦的流。

他们对我从京城刚回到柳州,就不辞劳累匆匆赶来,表示谢意,其实没什么,我珍惜情义在人生中的份量。

二头领开朗活跃,围着我转了一圈,我说我好好的,看什么呀,象向遗体告别似的。

我简单说了说京城收藏之事,对外行,说得再多也枉然,犹如他们说那些官场秘事,我听得索然。

我送他们每人一枚今年的熊猫银币,不是炫耀文化的高雅,而是当作一根维系友情的纽带,留一点念想,无它。

次日去边境看跨国的中越德天瀑布,花了十元钱,腿一抬,一不小心出了国。

边贸红火,那些越南人,在他们的地界边搭起拥挤的摊位,摆满各种各样的土特产,他们能用顺畅的普通话吆喝,金钱的诱惑,硬生生逼得他们融入异乡的文化。

头领们从遥远的西北西南来,忙着站在国境界桩碑上照相,我则在坐在树下静静地时而看着这忙碌的异域商人,时而眺望远奔而来的瀑布。

一会,大头领招手让我过去看看,说摊位上摆着中国和越南的钱币,我过来了,说别买,那些中国钱币多数是假的,越南币又不值钱。

谈到钱币,大头领对我说,前几年到我家时看到我的公斤银币,真够大气,他回去问当地银行有没有,银行的人说,那有这种银币?连听都没听说过。听那口气,是指他们身在这一行,钱币的品种对他们来说了如指掌,岂能让你外行人捷足先登?

连银行业内职员都不知晓,何况更多的普罗大众,看来,金银币普及的滞后,金币总公司应予以重视。

大头领说他很喜欢这种公斤银币,问我还能不能找到,他想买一枚,我说,这个容易,一个电话,过几天就可以到你手上,他说他回去以后马上买一枚来玩,我便和小王通话,让他过几天寄一枚过去,小王应承挺干脆:“明天就帮你寄去,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汇款,不急”。

大头领家有病妻,他十年如一日地细心照料她的生活起居和药膳调理,心中定有不想与人言的无奈与压抑,他说他妻子最大的心愿是这一辈子能坐一次飞机,能看一次海,我们一帮战友曾想尽各种办法让她遂了心愿,给她买机票?派人一路陪着乘火车?或者开小车接来?但是,无论那种情况,她身体状况都无法承受,弄不好,出现更严重结果,那样,我们于心不安,所以,一直无法完成她心愿,因了这,大头领一直心存愧疚,也造成他不喜言笑的深沉性格,所以,他喜欢钱币,我自是欣慰,不奢望他加入钱币收藏大军,但愿小小钱币能减少他生活中那一声长长的叹息。

从中越边境回来,次日又到湛江,那里有战友的亲戚在南海舰队服役,希望去看看,其实,我知道,军队有着太多的秘密,保卫措施自是威严无比,但远远相望,也聊胜于无,于是去了。

湛江属粤西,与广东其它城市相比,并不发达,与我家乡相邻,以前经常去,在北方工作那些年,也曾多次到此乘坐始发列车,以前老旧,并无值得夸耀之处,但作为中国海军基地,有着中国海军最强大的南海舰队,多少披上一身神秘的面纱,还是值得一去。

两代军人聚在一起,感慨良多,年轻军人敬重老兵们当年的艰苦奋斗,老兵欣赏年轻军人掌握科技强军的本领。新兵老兵,继往开来,都肩负着保家卫国的大责大义,犹如古钱币与如今的货币,都承担过国计民生之大任,衔接成一部不可割裂的民族文化史。

在湛江两天的其它活动,涉及军事,不便细说,省了吧。

十四、

最近又写了一些歪诗词,有些是写这次去京城的,姑且把它们放在这个系列里吧

 

1、北上赴京

北风轻吹报秋期,

正是黄叶飘落时,

收拾行囊赴盛会,

此去遥遥三千里。

 

众泉友,早相约,

相会京城赏钱币,

君子相交茶和酒,

笑谈江湖一盘棋。

2、到长沙

 

别了柳州到潇湘

秋意浓浓夜凉凉

身边亲友无一个

一路无语倚门窗

掠眼繁华车外景

山水迢迢路长长

此番京城为聚旧

远行不作生计忙。

 

3、到武汉

那年在到湛江乘火车,因在上车前到邮票公司买了不少齐白石、红楼梦套票,买过了头,到武汉时,囊中羞涩,食宿无着,只好到航空路邮市卖了部分邮票,才得以继续前往山东。

夜半醒来到江城,

弯月星稀天未明,

遥想当年航空路,

留下几多集邮情。

那年到此囊中贫,

食宿无着暗自惊,

心急火燎到邮市,

售出藏品又前行。

 

4、京城秋风

 

北风昨夜吹京城

雾散长天晴

 

晨起我上北三环

万辆车流如蚁

行路难

 

我友那边约相见

只身到马甸

 

梧桐不甘春离开

尚留一树绿叶

等我来

 

5

想起去年深秋,一到京城,便遇下雪,所带衣衫甚少,南人不耐寒,颇为尴尬,于是,用所售藏品之款买御寒衣衫

轻装简行别天南,

初到京城秋已残,

马甸小店寄食宿,,

独望奢华夜阑珊。

忽地一夜北风寒,

雪花欺我衣正单,

次日匆匆到邮市,

卖出藏品添衣衫。

 

6、猴王出世金币

 

题材甚好

存量也少

传世名著都知晓

如拥有

当自豪

收藏需求两消耗,

价格又上一层楼,

哈,好兆头,

哇,这泼猴。

 

7、辞职下海

 

只身轻装出远门

自由最消魂

心意已决辞公职

不惹人事乱

无根人,随风转

凡事自了断

病在他乡无人问

饿也无人管

 

8、人生

 

众生尘世来,

都为名和财,

百年悄然过,

万事已释怀。

喝了孟婆汤,

过了望乡台,

西方极乐地,

不再惹尘埃。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