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兑换 广告

泉友社区☆ 名 家 专 栏 ☆『 布 衣 茶 座 』 → 布衣大碗茶,欢迎惠顾


  共有4899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布衣大碗茶,欢迎惠顾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4:00

22、云楼
在绍兴这几天有点儿嫉妒起云楼来,因为他的普通话太标准了,老笑我把"欣赏"说成"心想",我连学几遍也纠正不过来,气死人了。
南方人舌头硬,说普通话转不过弯了,想说慢点,又让人觉得你是刚爬完山喘着气说的,让人家等得累,真后悔生在南方。
其实云楼兄是一位很真诚热情,很豁达豪爽的东北汉子,记得在网上相识不久,我们在大连聚会后,我一家本想乘火车到唐山拜访陈颖,但买不到合适的车票,只好乘船先到天津,刚好 和他以及张旭东、青山同一艘船,那船,比北海到海口或大连到上海的差远了,太窄,房间又小,我们拿着船票绕来绕去,七拐八拐,山路十八弯才找到。
晚餐时,我正准备领家小去吃饭,谁知云楼兄来了,(天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上船时又没把我们的房间号码告诉他),他一边拉着小布衣,一边叫我们快到他的房间吃饭,说是饭都买好了,张大帅他们在等着呢。
初次见面,便打扰人家,确实不好意思,但小布衣心无杂念,且又是第一次坐海轮,看到这庞然大物,惊喜、好奇,恨不得把整条船逛个遍,岂能在一个狭窄的房间安静得下来?因此,云楼叫他,他便迫不及待高高兴兴地跟着他去了,我也只好半推半就跟去“不好意思”了。
今年春末夏初,到了北京后,才知道他竟是一条沉在水底的鱼,别看平日在网上言论不多,但看到他在北京的东东,吓得我伸出的舌头半天缩不回来,想想自己手里就那么点杂七杂八不起眼的品种,还整天在网上叽叽喳喳的长篇大论,用商时雨的话说“布衣把一个蚂蚱也煮成一锅汤”。实在汗颜,不过有时也和他抬抬杠,“东西再多有什么用?你连包装也没打开,连精美的图案也不得欣赏一下,过两天又是别人的了,有什么乐趣?不象我留的东东,一留就是二十多年,什么时候想欣赏一下,拿出来,亲戚朋友家人围一旁,那才叫乐趣呢”“你甭管,等我赚了钱,再好好收藏研究,到时藏品比你多”我们就这样常抬杠,但每次在网上相逢或电话联系,都少不了那句:“布衣大哥,有事吱声”。
知道他的身家不一般,何止强我几十倍,但他还是很尊重我,他说他认可我 的性格赞同我的生活态度,如此评价我认同我,让我感动,不枉爱上金银币,不枉迷恋于论坛。
去年的中秋之夜,我们在网上相逢,那时他的家小还没有来京,要聊天中,感觉到他浓浓的思乡之情,有诗为证:
圆月天边挂
独坐城楼下
烛光映酒红
游子醉想家

我和了他一首:

家山万里游子情,
先抛愁云赏月明,云楼中秋应醉酒,
布衣举杯遥相庆!

他谢过:
天涯共一月
布衣暖吾心
总有团圆意
此情古难全

再和!
云伴中秋月,
楼台沐清辉,
兄长当快乐,
好事永相随!
就这样,我们来来往往聊了起来,布衣所赠虽然不算什么诗,但在中秋最动游子情的夜里,却是真情祝福他,因为,我最了解天涯游子那浓浓的乡情,毕竟,我也独自一人在异乡过了十几个中秋,他的心情,我理解。
好得他是个豁达之人,凡事看得开,还有那真诚与耿直,坦率而热情的性格,是我佩服的。
我一直在心里默默在祝福他事业顺风顺水,家庭温馨,心情快乐,尽管他不知道。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4:00

23、陈颖

陈颖捂着半边脸,强忍着痛疼,自始至终和我们一起活动,虽说也是个五大三粗的男子汉,但也实着令人心生怜惜。
他的长了一颗什么牙,半边脸肿得老高老高,吃饭也难受,但还是坚持喝不少酒,我真不知说什么好,喝吧,刺激神经,越发难受,不喝吧,主人盛情难却,岂不扫兴。
于是,他一咬牙一闭眼,喝!
这陈颖,是个爽快和实在的人,心不设防,在朋友面前,透明得象块不染尘的玻璃,就说喝酒吧,有的人就爱装得不会喝,瞅着别人不注意,倒点矿泉水白开水什么的冒充一下,或者假装打个电话上个洗手间,能躲几杯算几杯,可他老当冤大头,能喝多少就尽量喝多少,诚实得让人有点儿生气。
人都说,世间最谦虚的是喝酒的人,从酒徒酒鬼酒怪到酒圣酒仙酒神,没几个说自己能喝的,即使是海量的不醉仙在别人劝酒时,也是连连摆手不停地说:“哥们饶了我吧,我真的喝不下去了”,还扯上再喝就胃病加重、脂肪肝升高、血小板什么什么的,等别人喝着喝着醉得差不多了,才突然发力,大声嚷着:“来来来,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不醉不罢休”“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之类的话,看着朋友们胡言乱语,东歪西倒样子,这不醉仙乐了。
这才是酒中高手,陈颖,你咋不学一招呢?
两年前认识了他,知道他购买的金银币中,有不少品种是外币,他还送了我一枚加拿大枫叶币,去年盛夏,我到唐山拜访他,在带我一家悠转到地震纪念碑前,他一副沉重的心情,默默地凝视着碑上的浮雕,不说话,我知道,一看到这浮雕就勾起他悲痛的回忆,岂止是他,我亦不例外,当年的唐山大地震,我在辽宁也有强烈的震感,震后,我们单位也参加抢险去了,我是震后不久到唐山的,那满目疮夷,那断墙残壁,那一片废墟,那弥漫天空的悲伤,谁见了不眼泪淋漓?
因此,在纪念碑前,我不想问他地震时的情况,我不敢再次拔动他心中那根痛苦的弦,催着家小们赶快离开。
唐山银行撤销金银币首饰店,要处理几十万元的金银币和首饰,他想接过来,就把我带到该店,看了一些品种和清单,对我谈了一些打算,最后想听听我的意见,对于投资,我不太懂行,但看到他对我的信任,看到一脸的真诚,让我刻骨铭心的记着这种友谊。
秋天,他和铂猫、蓉蓉、阿国来广西看我们,我陪他们在阳朔住了六七天,在西街,我俩喝茶到凌晨两三点,他把自己的家庭、工作、情感、收藏等说了个够,这肺腑之言,这缘份,全靠金银币为线网络为媒,把我们的拽到了一起。
我们有空就打打电话谈谈工作,或在论坛短信中聊聊天,春四月,他知道我哥得了病需要动手术,一个电话打过来:“大哥,这病可得花不少钱,怎么样?我给你打三两万元过去应急一下吧?”。
“谢谢,不用,我还能应付得过来”。
“那好吧,什么时候需要吱声,大忙帮不上,小忙还是可以的”,说得那么真诚。
他太太也跟着来绐绍兴了,但他还是和我住了一个晚上,我们差不多聊了个通霄,听说我的小生意不好做,他又说道:“大哥,不然到唐山来,咱哥俩一起开矿吧,收益还是可以的”,又是一脸的真诚。
“谢谢,我从北方调回南方,就是想照顾家庭,不想飘得太远了,再说,隔行如隔山,算了吧,我的生意虽不太好,但也比一般上班族强,还过得去,谢谢你了”。
其实,我心里很内疚,论年纪,我比他大,论身世,我比他宁静,人,虽然不应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但在我的心中,他人生中受如此大的创伤,是应该得到朋友们关心、安慰、爱抚的人,现在,反而是他时时、处处关心我,想帮助我,真的让我于心不安与愧疚。
我一直在心中默默地祝福他,但愿他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帆风顺,事事如愿,永远的幸福快乐!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5:00

24、阿国
南方人在叫同伴的名字时,喜欢带个阿字,感觉是一种亲切、无拘束的关系,阿国原来那个JIM我一看就不舒服------因为我不会念,好得知道他的真名,于是,我从那以后取其其中一个字,就一直叫他阿国了。
我认识的阿国,是在交易网上,我了解的阿国,是在集币在线上,成为我朋友的阿国,是在桂林,我钦佩的阿国,是在绍兴。
网上常见到他,聊天不少,我们都在集币在线当版主,东家分别给我们划了一块地,各种各的,我因为喜欢写点抒发情感的文章,一有空,挨近电脑,就情不自禁要敲键盘写贴子,不然就是和论坛的朋友聊天,偶尔到他的地里看看种了什么花果,多是些投资类,感觉和他的工作环境不同,所以,文章格调也有很大的不同,我知道他是以投资为职业,思维中具有更多的商业细胞,视投资为一种刺激一种成就感,而我,则胸无大志,不思进取,(也没本事进取),日求一饭夜来一眠便知足,唯有业余时间玩点儿收藏解解闷,逗逗乐,冠冕堂皇地称什么高雅艺术、怡情益智,其实想用“高雅”来掩饰人生中的困境,正所谓一俊遮百丑啦。所以,对阿国那些投资理念的文章,似懂非懂,而且,知道他是个财主,对我来说,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也就认为,聊聊天可以,但毕竟不同一个层次,我就象在乡下开着手扶拖拉机到了铁道口,遇到呼啸而来的火车,必须老老实实停下来,一脸肃然起敬,却无法亲近,并非嫉妒,而是羞于仰视。这就是我当初见到阿国的心情。

初次见到阿国,是03年的六月,周六,他正在卢工,晚上准备返绍兴,但听说我周日到沪,想和我聊聊,便推迟一天回去,在上海专等我,晚餐上,还有筏客、蓉蓉、小龙、008、伯爵。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给我的印象是:大儒商!
去年秋末初冬,他和铂猫、蓉蓉、陈颖来广西,我们一起逛桂林游漓江住阳朔,江边夜景,西街品茶,就金银币发展进行了交流,他多从投资角度考虑来扩大知名度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而我则认为过资过浓反而抵制了收藏队伍的扩大,观点虽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热爱金银币,希望它繁荣发展,在对待发行政策中存在的不足问题上,又有一个最大的共鸣-------都希望用一种出自爱护金银币的目的,用一个善意的、建设性的向管理层提出我们的见解,不提倡用讽刺挖苦甚至是攻击性语言为抨击发行销售中的缺点,这样,我和阿国通过友善交流探讨,寻求到很多的共同点,最终成为好朋友。
春末夏初,在京城,我们除了在马甸邮币卡市场感受之外,还去了潘家园和开元公司,又在一起探讨金银币趋势,今后发展等问题,不愧是投资出身,他更多关注的是政策面、资金面、成交量、趋势等,而我不太在乎这些,我更多关心的自己喜欢的品种市场多少价位,认真考虑我有没有能力购买;
我们约定每年选一个城市聚会,一是聚聚旧,二是散散心,三是聊聊金银币,去年在桂林时,他曾提议,04年去敦煌吧,后来各奔天涯,各有各的事,终不成行,退而求其次,定在绍兴的十一月吧,那时刚好趁京城钱币展结束,大家结伴而行,可惜布衣杂事缠身,无法前往京城参观币展,只好应约直往绍兴。
绍兴,沉积了很多历史文化,秉承了很多美好的传统道德,宁静温馨,纯朴祥和,吴越文化,唐宋遗风,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优越的地理位置,浓冽的文化底蕴,使它的经济迅猛发展,所以,绍兴这些年出现了不少财主,听说光是兰花养植户超千万的就有不少,知道阿国也是个富甲一方的人,这次到绍兴来,有他和陈酒当地主,吃饭我是有救了。
阿国悄悄地告诉我们,他新注册成立了一个公司,说打算暂时告别期货、股票,一层三百平米的写字楼出租,用租金保证生活保证小康,平时赚的钱基本是买进金银币,部分作长远投资,留下自己喜欢的作收藏,这种投资收藏方式是多么悠然自得,当然了,这得益于他那富有的身家,要是象布衣这样,为筹钱给岳父母看病、给孩子读书、给妻儿吃饭而忙得焦头烂额,又怎么洒脱得起来?
阿国生性随和,生活严谨,凡事不张扬,和他接触不深的话,谁也不知道他是个财主,即使我和他交往甚久,也只是见到他在桂林漂流时那套近万元的西装被刮破了和知道他住北京凯莱饭店的想象以及最近到绍兴见到他那层写字楼才知道的。
阿国在绍兴是个有名望的人,除了财产以外,更多的是因他精明的投资理念、金银币丰富的学识、谦逊随和的性格,在他的宣传带动下,绍兴有不少人大手笔购买金银币,金银币要发展,就需要不断增加这种富有阶层的人参与,从这个角度来说,阿国功莫大焉。
知识功底,文化素质,学者风度,出门是财,开口是才,潇洒儒商,快乐人生,这就是阿国给我的印象。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6:00

25、绍兴东湖
晃悠悠静悄悄地荡漾在东湖的绿水中,象秋天飘落水中的黄叶,被风一吹,轻盈地向前荡去。
乌蓬船,如一只细长的蜻 蜓,轻轻的贴东湖暗绿色的水面,泛起涟漪,也象灰黑色的鹅,悠悠的荡漾在静静的湖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粼光,粼光呈喇叭形向后不断扩展,延伸到岸边,亲吻着石壁、枯草和残荷。
秋风吹皱了静静的湖,象少女原来平静光滑的脸上,因生活的劳累而使眼角上泛起微微的纹路,从而变成一位成熟贤慧的少妇,眼睛也不再当初的清澈和澄明,被尘世染上了些许的杂质,但瑕不掩瑜,她还是那么娴淑,还是那么丰韵,
黑色毡帽,憨厚的舟子,双脚灵巧地踏着玲珑的橹,用一种我们听得似懂非懂的绍兴话,平静而又和善地向我们介绍东湖的历史,偶尔露出几分身为绍兴人而为绍兴自豪的神采,是的,如果我是绍兴人,也会为它的风采而讴歌,不,我虽不是绍兴人,早已被它的神韵所折服。
石山石壁,刀切一样整齐,千年的历史,千年的故事,千年的诉说。
东湖不大,休闲的游客,三三两两,稀稀疏疏,闲庭信步,少了一份喧哗,多了一份恬静,怕是担心惊扰了千年前劳累了的祖先?怕是担心划破了这历史的凝重?
湖中的社戏台,依稀乡音犹在,隐隐约约看见纯朴的少年闰土。
劈山铺路,凿石搭桥,凿出了一个古老的传说,铺出了一条通向世界的路。
东湖,东湖,青山作证,绿水作证,你是绍兴人的摇蓝,你是吴越文化的骄傲。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6:00


26、阿连和他的网站
开始一直小心翼翼地称他为“连老板”的,虽然有点拘谨有点江湖味道,但刚开始在不深交情况下,这点礼节还是需要的。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叫他阿连,有时急了,干脆就叫他“连”,开始有点儿别扭,感觉这个连字有点女孩腔,好得我们叫他时声音都比较粗,也没有那种含情脉脉之态,总算把他从女孩队伍拽回来。
大家都这样叫他,我也只好称他阿连了。
我是通过老虎认识阿连的。
我和老虎交情甚好,是在上海金银币网和杭州交易网上认识的,我佩服老虎的学识、品德和中庸的性格。
在和老虎来来往往的交谈中,谈及市场信誉度问题,他提及了连俊江这个人和他的摊位,称赞他是一个“对朋友很真诚很实在”的人,但我买卖金银币不多,有筏客兄帮着我,足够了,也就和他没有银两的来往。
老虎办起了个网站,我抽空去逛了逛,开始人气不行,客人多是我和老鱼、李寻欢、龙城闲人、快刀商时雨等几位,闲来无事,大家在一起侃侃大山,宁静、纯净、融洽,没有其它地方的纷纷扰扰、争争吵吵,倒也快活。
初次见到阿连,在去年夏的北京。
那次我一家在大连返程时,车票船票不太好买,便托老虎先在北京帮我们定几张到广西的卧铺,从唐山到京后找老虎要票,在饭局上,见到了他和阿连的真面目。
在我的想象中,老虎一定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阿连应该是个文弱书生,谁知见了面,反了,反了,老虎才是苗苗条条的儒生,阿连却是个壮实憨厚的汉子,要是年轻一点,真想送他个虎头虎脑的词汇,暗自好笑,全是他们名字中那个“虎”字和“俊”字给我的联想,暗自好笑,怎么光凭一个字就有如此联想?
老虎说他要忙别的事业去了,网站就交给阿连打理,如我有兴趣,就在网站里划一块地皮给我作花园,让我自由耕种,地名都给起好了,叫《布衣小苑》,正中我下怀,因为,虽然经常到这些钱币网来,也喜欢敲敲键盘,但如今流行投资分析、黑马研究、推荐品种等文章,而我对这方面没此能耐也不感兴趣,倒是喜欢述说一些收藏经历和抒发收藏情感,有此独居之地,空暇之时,把收藏经历一一道来,把收藏之路一一倒叙,把收藏情感一一倾诉,也是一大乐事,但我担心非但种不出花来,反而种上杂草和荆棘,那岂不是辜负了老虎划给我的大好江山?但老虎说:“种什么随你便,只要不种罂粟就成”。
我的花园在网站中是自治,属于计划外发展,于是,布衣有空了有兴趣了就来栽点芦苇、蒿草和小竹子小树苗之类,没有花,一片灌木丛,杂杂乱乱,青青翠翠,很少有客人来,布衣也并不指望有人来欣赏,只指望自己有空来了,就独自浇浇水,松松土,然后静静地躺在青草旁小憩,好得阿连是个豁达宽容之人,当网站总管,总有杂七杂八的事,且他还有店面生意要做,也就没空过问我在小苑里做什么,我有时到他那里打打招呼,喝杯茶就走。
行情一直不好,各个网站论坛人气全是一般般,不算旺,阿连这里也不例外,但感觉他全不在乎,我行我素的默默工作,按步就班,兢兢业业地做一个网络守望者。
今年四月和上月初,我们在京城和绍兴相处了一段时间,更加佩服他的真诚、豁达、随和、谦让,喝酒时和陈颖一样,没有心计,能喝多少尽量喝,酒后脸蛋象他家乡菏泽的牡丹花儿一样红,别人调侃他,全不计较,嘿嘿嘿的一笑就过去了。
随着和他接触的增加,我和他之间再也没什么拘谨,所以也就少了那些繁杂的礼节,偶尔打个电话过去,他一开口便说:“布哥哥有什么事说吧”,我知道,如果我要买什么钱币或办什么事,只要他能办到,肯定不推辞,但我所购藏品不多,也就不麻烦他,至于别的事,因我不是江湖中人,不惹黑白两道,也没什么麻烦事,用不着他和云楼等朋友出面“摆平”,可对阿连的古道热肠,我一直是心存感激的。
过几天又能和“连”见面了,希望再次看到他的脸蛋象他家乡的牡丹花儿一样红。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6:00

27、1210会议,几分欣慰,几分期待

金总的门“吱”的一声开了,迎来四面八方的人,领导、专家、投资者、收藏者来了不少,也带来不少激情、建议和盼望。
会议结束了,留下了太多的思索、问号和期待,效果如何,后势如何,一切定论,似乎为之尚早,留与时间检验吧。
说说我个人的感想吧。
1、同一首歌
三十个人发言,三十份宣言:同一首歌!歌词为:市场好起来,价格涨起来,掌声响起来,笑容绽开来!
谁说我们不热爱金银币事业?你看所有参与者衷情烈烈,关爱浓浓,月亮代表我的心!
只是大家在唱这一首歌时,有人边唱边想要动别人的奶酪,有人边唱边想要护自己的奶酪,有人边唱边拿刀子无从下手,不知如何切才皆大欢喜。
其实,这首歌早已响彻市场、网络,今天只不过来一次合唱而已。
不过,歌声只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表现方式,是一种抽象行为,不是工程结算表,也不是股东分红清单,那能马上就有进账?
因此,歌还得继续唱下去,直唱到领导们动了恻隐之心,直唱到领导感动为主。
几发欣慰,几分期待。
2、一碗清汤
好多同志带来了各种补品,希望作为原料做一道山珍海味的宴会,没想到端上来一碗清汤。
场外的不少食客们也伸长了脖子等着品尝丰盛的御膳,没想到端上来的还是一碗清汤。
其实,味道早知道。
想想呀,市场象是久病未愈的人,百病缠身,碰到那那痛,只能先来点清汤,慢慢调理身子,恢复元气,如果突然来个十全大补,身体不适应,来个上吐下泻,怎么办?
急病人遇到了慢郎中。
郎中自有郎中的道理,药性作用,药理效果,相生相克,治标治本,疗法有章可循,疗程有规可遵,别急。
好吧,清汤就清汤,总比没得喝强。

3、好香的蛋糕
每年都有新鲜的蛋糕出炉,最近刚向市场推出各种形态各种规格的鸡料蛋糕,1/10盎司的蛋黄和1盎司的蛋白搭配每盒官价800元,而市场已到1500左右,买蛋糕吃的人还没说,卖蛋糕的人先赞道:“味道好极了”“好吃你就多--------吃点”。
如此诱人的蛋糕,谁不想到公家店里多要点便宜货再到市场上赚点差价?于是,大家都希望以“公平”“公正”“透明”来分配这些蛋糕以及以后的蛋糕,那怕自己吃不到大蛋糕,也得从过去的专卖店家那里多切点过来,让更多的人尝尝也好,中华美食,匹夫有份。
本来,会议主题是弘扬金币文化,发展市场,开着开着变成讨论分蛋糕会议了,好好,有蛋糕吃,吃饱了才有力气谈文化,陶渊明老夫子说什么“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没饭吃,不眼睛一闭早早见南山才怪呢。
4、人人提收藏
会上出现频率较高的有“收藏”一词,尤其在分蛋糕一事上,不少人都希望把蛋糕多分点给“集藏爱好者”,很是令人欣慰。
只是这“集藏爱好者”标准难以判断,有人喜欢集专题,有人喜欢集彩币,有人喜欢集本币,有人喜欢集金币,也有人喜欢集银币,如果发行一款新品,不是我主集范围,或者我本身就不集藏,明摆着拿到市场即有可观的利润,我买不买?你供应不供应?如果真的放开直销如此紧缺的货源,明年,可能统统全是“集藏爱好者”,只不过,筹码还是不会全部沉淀,多数还是“沉淀”在卢工马甸的柜台里和广大投资者手中,对市场还是永远的压力。
不过,扩大直销势在必行,预订可期,只是如何直销、直销数量多少,等待官方的运筹帷幄吧。
情感带来了,意见提交了,又把球踢回金总门前,射门!接好了。
5、直销
场内场外的不少人都在慷慨陈词,迫切要求扩大直销,反对垄断,世界经济一体化,国家公共事业透明化,国民利益公正化,似乎正在形成一种趋势。
扩大直销,人人得到指导价的金银币,这个办法虽然步覆艰难,但相信必定会有这一天。
只是又有点怕这一天来得太早。
你们不是老说买不到币吗?那好吧,我让你们买个够,加大发行量,要多少有多少,这不,明年的奥运题材我们就考虑加大发行量,如果不够,还可以再加。如果到时候,收藏需求还无法有效扩大,绝大多数筹码还在投资者手里,人人发扬奥运精神,拼速度,拼高度,拼强度,争相出货,市场会不会又将是一个漫漫的低迷期?
扩大直销是应该的,但不应把直销当作金银币发展的最终目标,你如果能做到广大需求者在购进金银币之后,舍不得卖,越买越想买的状态,那么,才是金银币事业发展的最高境界。
金总,但愿你有这个信心!
6、有几棵胡杨树?
华北的沙尘暴越来越肆无忌惮,这与西北被残酷的沙漠扩大有关,沙化的扩大又与周边的植被受到严重破坏有关。
胡杨,是挡在沙漠前的屏障,勇敢在守卫着身后的芸芸众生,它曾孕育了整个西域文明,两千年前,胡杨曾为西域带来了一片浓郁葱茏的世界,水草丰美,牛肥羊壮,可是,如今,那曾经的西风嘶马,阵阵狼烟,轻歌胡舞,悠悠驼铃,缓缓商队,已被那浩瀚的大漠洗礼得苍凉斑驳,楼兰古国在一夜间轰然倒下,只剩下那残破的驿道,荒凉的古城,七八声清脆而凄婉的驼铃,三五杯血红的酒,两三曲逐鹿英雄的故事,一支飘忽在天边如泣如诉的的羌笛,还有孓然凄立朔朔北风中那少得可怜的胡杨,虽然它还有着簇簇金黄的叶,但倚地白沙蓝天之间,是那么悲怆那么孤独无助。
曾经营造了祥和、温馨、高雅、怡情气氛的邮币卡集藏活动,如今也被严重沙化,剩下几棵硕果,几个协会,几份报刊,几个论坛,也是那么的凄清和寂寞。
以邮票为例,一千多万集邮者呀,那曾经是滋润收藏品市场的一片绿洲,近些年,被发行政策沙化了,不得不无奈地退职却,宽容地退却,悲壮地退却,无声地退却,那曾经醉人心魄的一幅画,一夜之间,“吱”的一声被撕破了,撕得令人心酸令人震憾。
金银币,你有几棵胡杨?能否成为覆盖持续发展路上那浓浓的绿?

7、市场,唉--------
没有人强迫谁当胡杨,也没有人强迫谁去种胡杨。
霓 虹摇曳的城市,似乎人们早已淡忘了胡杨,对个人而言,胡杨在他的生活中并不那么重要,可是,华北,你感受到了吗?
这几年,我曾多次到大钟寺、马甸、卢工邮市转转,很少见到胡杨,本月11日,倒是在马甸邮市见到一棵七十来岁的“胡杨”,在问一套J21《毛泽东逝世一周年》,买卖双方也是无精打采的。
谁不想赚钱是傻瓜,但只想短赚不想长赚的更是傻瓜,那曾经久久辉煌的集邮市场,就这么被短视者断送了,看着市场里整箱整包整版的藏品,看着投资者冷漠、无奈、焦虑的神情,听到集藏者渴望、无助的长长叹息,看到论坛上忿然、抨击的言词,不禁让人眷恋那失落的梦。
马甸,马甸,你究竟承载着多少邮币卡新品的重压?轻轻地挪了个窝,从这个投资者手里走到另一个投资者手里,还是走不出北京那灰蒙蒙的天空,封套破了再包,边纸皱了再熨,画面脏了再洗,就这么折腾,就这么不知珍惜,直到它再也无法成为收藏品的那一天。
管理层,难道过去那些无私无怨无悔的胡杨真的不值得你们重视吗?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7:00

8、金总
这些年,金总可谓两头不讨好,既不能对过去的销售方式进行完全废除,又要面对广大参与者的强烈要求,如何在改革中寻找更合理更科学的切入点,是个难题。
对特约经销商来说,毕竟在发行之初承担了大量的销售工作,为筹集资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即使是现在,也承担着销售熊猫币繁重的任务,他们盼望多得一些紧俏的品种,以减轻滞销品种的压力,似乎也有道理。
对收藏者来说,买一两套来玩玩,本身数量不多,得不出平价币,要玩就得在市场高价购进,总是心有不甘,时间久了,失去兴趣,玩不起就不玩也罢,所以,要求重视自己的利益,享受公共事业带来的快乐,也是合情合理的。
一方面,销售任务要完成,尤其熊猫币,一方面,又要持续发展市场,估计金总的头儿们没少操心,苦思良策,只是,中国的事太复杂,有些事,虽然妙计在胸,也不是想做就做得了的。
参与各方各有各的理,变成种种激烈的抨击之词。
我一直在想,换个角度思考如何?
比如,你要是金总领导,你会怎样做?某部委、某领导打个电话写张条子来要几套币,你给不给?
把特约全取销?所有筹码全直销,熊猫币能销得完吗?
保持原有销售方式?公共事业不实行公共利益,谁又担当得这个责任?再说,没有消耗沉淀,金银币还能待续健康发展吗?
难!难!难!
难也得改革,难也得发展,这不,特约的会也开了,钱币展览也进行了,宣传工作也重视了,弘扬金币文化座談会也开了,各方的意见也听了,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看来,头儿们还得不断的念: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9、奥运
奥运的蛋糕香遍全世界,各国能申请到做奥运蛋糕的工程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凭的是国力和民族素质。
中国赢得了这项工程,大到国家,小到个人,谁都想把奥运蛋糕做大做香,做好了,于国于民有利,邮币卡管理层亦不例外。
问题是,蛋糕易做,吸引人买蛋糕可要费点脑筋,卖出蛋糕赚了钱还要让人赞不绝口,这才是真正的赢家。
发行奥运金银币面临巨大的压力,它不象一个普通企业的产品,普通企业产品销不出去大不了亏点钱报废算了,可金银币是以国家名义推向全世界,经济指标要完成,政治任务、社会责任也要完成,如何打奥运牌,岂止金总,几乎所有参与者都期望有一片蓝蓝的天。
我想,只有扩大宣传,激发全民的奥运精神,吸引社会上更多的人参与奥运金银币的热情,是关健,此外,控制发行量、降低售价,透明、公正销售,方是正途。
相信金总策划已久,成竹在胸,那我们就期待着吧。
一介布衣,姑侫言,姑侫言。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7:00

10、前辈。文化
李铁生,一位周游列国的世界硬币大奖评委,一位对世界钱币动态了如指掌的权威,一位对钱币文化默默耕耘的园丁,一位对收藏情结执着的守望者,一位耿直、和善而慈祥的收藏前辈!
他耿直、真诚的发言是那么有震憾力,“当那一天爱币的人多了,爱钱的人少了,那金银币发事业繁荣时期就到了”(大意)。
收藏,是金银币发展的根基,谁都懂,只不过愿意当基石的人现在还不多。当一个收藏品市场投资成为主流时期,不管怎么说,想持续发展、稳定升值很难!
餐桌上,我坐他身旁,怀着崇敬之心,向他请教,他对专题收藏方法、挖掘钱币文化、收藏怡情等等方面有独特的见解,他那丰富的学识,那对钱币执着的热爱,以及他那高尚的藏德,不得不令人钦佩,
他说他写了不少有关钱币文化、集藏方式的书籍,花费了他不少光阴,联系出版单位,书出来了,送不少给真正喜欢收藏、对钱币文化有求知欲的人,这种为收藏事业无私的奉献,这种泉界的高风亮节,是值得钱币收藏活动永远铭记的。
如果我们的金银币事业在发展过程中,多一些象李老这种执着,这种藏识藏德,将是藏界之幸,金银币之幸,市场之幸。
愿李老精神在金银币事业中开花结果。
李老,祝您健康长寿!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39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7:00

11、将军。收藏者
拜读刘格文将军的邮评文章快有十年了,直到今年春末才在京城有幸一睹将军风采。
那是云楼兄听我说很早就崇敬刘将军后邀他抽空过来吉林大厦聚聚的。
我这人怕官,以前见到乡长村支书们一副威风凛凛前呼后拥的样子,我便战战兢兢远而避之。
此次云楼兄邀将军相聚,我便生怕我这不登大雅之堂的山民在将军面前是如何手足无措,正准备以士卒心情叩见这位邮评风云人物,可没想到,见了面,他竟如此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用一种与民同乐、以收藏同道的真诚把手伸向我相握,那一刻,我感到了收藏的意义。
此次金币文化座谈会上,他用一种诚挚、热爱来抒发对金银币事业的关心,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道出了大家共同的愿望。
我知道,他很早以前就涉足邮票市场的评论,而且还是中国集邮总公司的顾问,对邮票的发行政策,动作思路有清晰的了解,对集邮市场的兴起、发展、低迷有着深深的感受,从发言中,体会出他对集邮事业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尴尬境地有着太多的遗憾和无奈,因而也就諄諄告诫金银币一定要避免集邮之路。这赤子之心不得不令人钦佩。
我曾私下里想,作为一位将军,身居高位,公务是多么繁忙,上流社会的活动是何等丰富多彩,怎么会有兴趣来关心邮币卡市场的发展?作为一个国家军队权威报纸的副总编,竟能对普普通通的参与者视为同道而谦谦相交,以庶民自居,不能不说,除了他本人的性格品质之外,还蕴含着长期受文化的熏陶、军队的教育、收藏情操陶冶结果。 
我想,不管金银币发展如何,投资前景如何,只要有收藏队伍存在,就会产生出很多很多动人的故事,象将军这样以与民同乐,以币为荣,以诚为友,以爱为已任的胸怀,是值得金银币骄傲的。
谢谢你,将军!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涯布衣
  40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022 主题:767 积分:14699 精华:1 注册:2003/1/6 23:3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9 8:27:00

12、会后
会议的热情还未减退,余音还在缭绕,突然又冒出商量追加诉求申请,我没参加商量,是在马甸看到这个申请的,问我是否同意并签字,看到不少代表在上面签了,想了想,签就签吧。
申请没特别内容,都是在会上大家提到的,主要有:
1、加大直销比例,应达到70/%;
2、办理预订,直接面对终端;
3、控制发行量,掌握发行节凑;
大概就这几点。

我知道,这种延续的要求并无实际意义,无非表示代表们的意见重要罢了,作为发行部门,他们并不是不知道参与者的意见,并不是不知道市场现状和发展的存在问题,也并不是不想改革,只不过,涉及具体问题,要一帆风顺地改革,难度是想象得到的,那怕是让市场参与者任何一位去当这个领导,不见得市场马上好起来。
既然管理层能表示诚意,就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吧,我们也应多点耐心。
当然,如果经过一段时间后没有实质性好转,是去是留,那是每个人的自由了,有信心不参与,没信心就远离,想赢就不怕输,怕输就不投入,真心收藏,就不必在乎行情,在乎行情就不要谈什么收藏。
我知道,我这种想法在市场里很难得到共鸣,那也好,当一回孤家寡人也无妨,只要自己感到快乐!



月下一壶茶,灯下两句诗:币中能取乐,便算解禅机。
分享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99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