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泉友社区  (http://bbs.jibi.net:443/index.asp)
--  『 布 衣 茶 座 』  (http://bbs.jibi.net:443/list.asp?boardid=86)
----  展望邮币卡,微笑踏歌行  (http://bbs.jibi.net:443/dispbbs.asp?boardid=86&id=210029)

--  作者:天涯布衣
--  发布时间:2010/11/21 11:44:00
--  展望邮币卡,微笑踏歌行

山中无岁月,红尘不知年。

日子总是过得悄然,恍惚间,又迎来一个凉凉的秋。

 

两年来,本来就奔波于生计利润的羊肠小道上,但很多收藏品行情如日中天,就无法避免太多的缠绕,或接山高水长的电话交流趋势,或看手机短信咨询品种潜力,更多的是被身边的升斗小民相约茶庄大侃未来和互换手中品种,其实我也无甚珍品,更无投资特长,之所以让众多朋友不曾忘记,或许是我在这个圈子里呆久了,耳闻目睹的轶闻逸事较多,玩的板块又杂,偏偏又喜欢在论坛上喋喋不休地陈述着收藏中的春花秋月,也就给人留下一个瘦长的影子不至相忘于江湖。

其实我那些贴子,我也自知空洞无物,绝无画龙点睛之美,犹如一个蹩足的厨师反反复复只会昨天鸡蛋炒西红柿,今天番茄炒鸡蛋,说不定明天又来个鸡蛋番茄炒芹菜。

或许这种口味对它人来说是味同嚼蜡难以忍受,但我对它已有依赖性,无法舍弃,只好保持陋习。

自从前几年改变纯收藏而启动以藏养藏(充其量是量力投资)程序,正赶上邮币卡行情由小苗渐成绿荫,虽然邮票、磁卡、纪念币某些品种尚在蛰伏,但我相信,随着经济发展催生的文化需求,将促使众多的收藏品会在萧瑟的冬眠之后催化为姹紫嫣红的春。

投资的号角早已召唤黎民们奔赴各个领域拼搏,大到抢占山头矿藏,小到屯兵芝麻绿豆,真是“车麟麟,马啸啸,行人弓箭各在腰”。

各有各的筹码,各有各的资源,有人把筹码酝酿成琼脂玉浆,尽情在享受着人生的甘甜,而有人的筹码无奈地变成古道西风瘦马,自己却成了牵衣的童子,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好得我一介布衣,无巨资投入,既无缘琼脂玉浆,也不会变成西风瘦马,只用些许的闲钱碎银买点邮币卡,一图附庸风雅,二图弱化通膨。不象贾商们出手石破天惊,象飞越壶口瀑布,象破浪远航,而我犹如一介乡民向池塘中打水片,纵有妙技,也只有涟漪,绝无波涛。

 

细细盘点手中藏品,虽然杂乱无章,但正因为杂而广,犹如平凡而顽强的草,触角四伸,却总有一些遇雨露滋润遇阳光暖照,终也能生出片片喜人的绿茵来。

尽管,有些尚欠茂盛,但我相信,他会顽强地寻求生命奇迹,我也会一如既往地眷恋它。

今天再来番茄炒鸡蛋,自己嘀咕一下手中邮币卡的未来;

一、|纸币: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二、金银币: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三、邮票: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阳脉脉水悠悠

四、纪念币: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五、磁卡:  却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一、纸币: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二版币前几年打了个哈欠,就拨动了收藏价值的弦,大拾从三万左右轻盈直上二十万,没有热烈成交的壮丽,没有庄家操作的痕迹,只象天簌之音从遥远飘来,在市场上在论坛里缭绕,

那厚重的历史留下了斑驳的记忆,岁月之风吹过之后,沉淀纯朴纯真的美,

刀捆条箱的华丽词汇,与二版早已远去,每一张纸币,都象一位仗剑天涯的独行侠,默默地在岁月中穿行,无须鲜花,无须掌声,会心地向每一位喜欢它的收藏者报以真诚的微笑。

三版币如一位劳累之后站在青山绿水旁休息的年轻农妇,岁月之风吹皱她的脸庞,光阴之河漂白了她的耕衣,安祥自乐,任凭众生对她的或欣赏或猜测。

长久的默默无闻,积聚了三版的豁达和宽容,而身边其它板块的花开花落,它坦然地拈花微笑,虽然九七年有人对它大献殷勤,但多是匆匆过客,无心与它长相依,及至06年,才得到重视与提携,尤其去年以来,方始显示出它稳重娴熟素雅端庄的价值,相信从今以后,它会一路风和日丽,纵然偶有风雨,也会在风雨后唱出清新丽歌。

四版币在黎民们投资意识日益觉醒和在财富日益丰盈中姗姗而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象一盘时令佳肴,不管你是饥饿的乡民还是吃腻山珍的达官贵人,都被这色香味俱佳之物诱发强烈的食欲,守寡容易守菜难,面对这色香味俱佳之物岂能不争先恐后杯盏交错?真有点象黑旋风“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模样。

至于是否有利身体健康,营养结构是否合适,无暇多想,以后慢慢调节吧。

好得这时令佳肴早已受人喜爱,相信其营养价值、鲜美味道再加上厨师们的烹调技艺不断变化,会越来越招来更多的食客。

五版币犹如一位稚稚学步的孩童,尽管天资聪慧,但羽毛未丰,尚难展翅,纵有大慈大悲者对其疼爱有加,但它还须到江湖历练历练方成大器。

一版币,与我犹如遥远的仙山琼阁,修炼不够,道行不深,自叹今生缘分浅!


近日,泉友相聚,有失落于某版别的风平浪静,有感慨于热门藏物无多,有自喜于买进品种锋芒毕露,芸芸众生,心态各有异同,其实,在我看来,未免过于急躁了些,既对看好品种拥有,便是与它有缘,耐心相伴,必有天簌之音到来。

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在浮躁里大彻大悟,化成明日愉悦的引吭高歌。


人民币各版与新中国风雨同舟,与黎民百性朝夕相处,虽光阴不再,但余音萦绕,恋旧情怀,人皆有之,况且囊中银两渐胀,追求儒雅之风盛行,留一物以不忘岁月,藏一品以修心养性,又况且,升值可期,纸币焉有被视若无睹之理?

收藏是一种对光阴的追溯,越遥远越凸现魅力,博士刘一篇《纸币收藏可俱老》道出收藏价值的真谛,即使某版别某券种在某段时间里悄无声息,也大可不必恨铁不成钢,每一阶段价格,绝不是价值的终结,每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的守望者,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与你结伴而行。

纸币收藏方兴未艾,每一个版别,都会在莽莽红尘中找到越来越多的知音。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  作者:天涯布衣
--  发布时间:2010/11/21 11:45:00
--  

二、金银币: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龙城饭店被夷为平地,变成一片绿意葱茏的草坪,草坪上种了十几棵不知从那移来的苍老的树,点缀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让市民感受些许自然气息。

 

我对这饭店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感,因为九十年代初的几年我每月都在这里住十多天。

饭店对面就是人民银行的大楼,二楼开了个金银首饰店,以首饰、金银币、流通纪念币为主,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所以,中午百无聊赖之余,便常去那里徜徉,偶尔买一两枚廉价的银币,而对于金币,总觉得自己可能与金相克,无福消受,所以,面对那些胭脂粉黛们吹气如兰巧舌如簧的推介,只好对她们双手合什以示谢绝。

那天在收藏市场遇到桂林仔,说大量收购中美麒麟银币,420一枚,突然想起,人行首饰店不是有吗?于是匆匆赶去,见有十多枚,记得好象是270/枚,便悉数拿下,赶回市场,兜售给桂林仔,打个滑板,赚了仨月工资,心中窃喜。

98年某日,在博物馆前那排简易的收藏品摊位前,小孙在极力向我推荐她的彩金银虎:“来来来,布衣,新货上市,便宜,彩银虎280元,彩金虎450元”,随意各买了一枚。

那时玩金银币的人寥若晨星,一是百姓家道尚欠殷实,二是被九七暴跌大伤元气,三是渠道不畅品种奇缺,终是难成大器。

好得虽然清淡,但尚有脉搏在跳动,毕竟,也有十来个朋友隔三差五的让我顺手捎带几枚,市场也偶见市民拿着一枚金银币,犹犹豫豫一番之后,把手伸向囊中。

布衣孤陋寡闻,只知道金银币真正有起色是在03年,彩金板块象一曲清箫响彻卢工和马甸,让低迷的邮票和纸币的一些参与者听得如痴似醉,在愕然之后,突然醒悟,迅速投身淘金队伍。

金银币品种纷繁,题材、材质、规格、币型、彩色本色,千树万树梨花开,让有限的资金无法张网捕捉,于是,只有选择某一板块竖起旌旗。

只是,彩金在当时的经济文化背景下,多少有点力不从心之态,以彩金龙冯庄主为例,我曾问他年内目标,他信誓旦旦必到万元。可惜,心想一骑绝尘,但没有后备力量,终是人仰马翻。

与彩币相对应,尚有一拨人马钟情于早期本色币,也就是如今老精稀的萌芽,

我知道有部分人在默默地找早期量少品种,象老骨鱼、曦雨、彦魁、幻珏、商时雨等人一直在寻找珍稀动物熊猫、羚牛、耗牛和龙文化、婴戏图等金币。两大阵营针锋相对,各表已优,互贬人劣,金银币圈子里纷纷扰扰,如今想起来,真是可笑之极,争什么争,买自己喜欢的不就得了?收藏,自己得到精神寄托就好,何必管它张家长李家短。

与如今金银币繁荣程度相比,从一定意义上说,凡03年之前尤其是九十年代介入此板块的人,虽不敢是说先驱,也应是先行者了,那时不少金银币,真的是养在深闺无人识!区区几百枚千把枚的发行量,也在材质价稍高位置

久久游弋。

许是经济发展催生文化需求,许是投资意识的觉醒,又或许是通膨悄然萌动,使得一夜之间,金银币价值似磁场的引力,让其它板块的人迁徙而来。

 

 

月初在京城,拿一枚氧化的五盎司仕女图让阿连帮出售,见几拨购买者围着他的柜台,我呆呆的等了半天,楞是没空和他说话,他只是边忙着拿币拿证书边表歉意:“布哥,对不起,稍等”。

那位四十多岁的女人,一直对着那几枚公斤有币嚷嚷:“你这里的公斤兔我全要了!”。

肥胖的身材肥胖的钱包,富态的女人富态的口气!

与这富态女人相比,那边厢却是一位素雅而淡定的小家碧玉,在支小赣的展位里,她从包里拿出一枚95年五盎司熊猫金币在看品相,同是不忘记追问她那套铂金古科何时拿到,95年五盎司金猫、铂金古科,是何等分量,行内人对这两品种无不肃然起敬。

如果说,金银币的老精稀是一顶皇冠,那么,葛老师那枚世妇会和曦雨那枚1/4彩金虎未发行币便是皇冠上的明珠。

 

北京沙龙和杭州沙龙的聚会,蜻蜓一连几个电话催我去参加,说真的,我从心里愧于参加,毕竟07年开始便在金银币圈子极少露面,跑到三四版纸币那边厢蒙面混战去了,但毕竟感激于蜻蜓一直对我的尊重,也敬佩他对金银币孜孜不倦的研究,况且,三人行,必有我师,学无止境,去与朋友们交流,集思广益,也是一大乐事,于是,便去了。

昔日,在常人的思维里,玩收藏的多是老学究,朝夕阅卷,白昼求索,书中日月长,端详画面踏入历史长河,放大镜下探索工艺技术。

而如今,旧貌变新颜,两个沙龙的泉友,以年轻人居多,青春洋溢,经济实力之强大,参与热情之高涨,投资思维之敏捷,藏品质量之上乘,让我想起七十年代末集邮时那种捉襟见肘的经济条件,不禁产生诸多感慨,从心里惊呼: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如今,参与金银币的人不断增加,与过去相比,的确繁荣了许多,但我想,与金银币丰富的文化内涵,高贵的材质,经济发展的良好趋势、文化需求的扩容等相比,目前的参与人数,远不成为正比。

新中国金银币毕竟只有短短的二十来年,它的价值尚在发现阶段,我相信,随着它文化内涵的传播,随着它收藏价值的渗透,还会有更多的百姓蜂拥而来,不管是官吏还是黎民。

因此,可以说,目前的参与者,只是先行,是初探春蕾花蜜的蜂儿,是初立夏莲花苞的蜻蜓。

后面必有大军。

金银币,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有蜻蜓立上头。

 


 

附记:虽然从整体而言,我认为金银币会有光明前途,但我也一直认为它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如题材、规格、形态、销售方式等制定尚欠严谨,多少带着

些许的长官意志,严肃性远不及纸币,对文化的传播、对假币的打击力度远不到位,所以,尚需完善,以使金币事业的蓬勃发展,我期待。

 


--  作者:hnmxy
--  发布时间:2010/11/21 17:06:00
--  
老哥好文采,看着藏品听音乐——惬意!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作者:daidaidao
--  发布时间:2010/11/23 11:41:00
--  
从05年开始看布衣老师的文章,收获良多。 希望布衣老师出一本关于金银币的趣闻轶事方面的书,也是广大集友的福气啊!!!
--  作者:wxqqslz
--  发布时间:2010/11/23 21:27:00
--  
一直喜欢布衣老师的文章,风趣幽默,学识不凡,娓娓道来,犹如春风化雨,深入心田,受益菲浅。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作者:天涯布衣
--  发布时间:2010/12/3 0:45:00
--  
 

三、邮票:过尽千帆皆不是,斜阳脉脉水悠悠

在玄武湖边静寂的草坪上,我把从新街口集邮门市部买来的几袋JT票拿出来,沿着齿轮折叠,然后把边纸撕掉,再拿出单子按照谁谁谁需要的品种数量分别装进印有单位字样的信封里,又然后,看看车票乘车时刻,利用尚有空隙懒洋洋地躺在嫩嫩的绿茵上。

几乎每一两个月到一趟南京,重复着如此简单且又胸无大志的消遣。

只是后来,被老集邮者怒目圆睁说我暴殄天物,我才知道,版铭、边纸、色标对集邮有着重要的价值。

81年国庆期间,江苏省邮票巡回展览在徐州举行,二元的袋票里,记得配有庚申年猴票、大寨红旗、批林批孔、体操、带电作业等邮票,顺手买了几袋。

那时单位分散在辽阳、济南、徐州、南京等地,我在单位里当个跑腿的苦差,经常带着头领的指示东奔西走,象个流寇奔命于地北天南,了却公家事,便溜到集邮公司或集邮市场,对所缺品种寻寻觅觅,每配齐若干,便在邮票目录中划个勾,以示此品种功德圆满,这就样,在山重水复的岁月,把我情我财托付给那小小的邮票。

又加之家在天之南,孓身一人,心无羁绊,每每春节临近,无家可探,省亲之假,便懒洋洋的一路踯躅,郑州、武汉、株洲,或大连、上海、广州,均是我荡漾之地,也因此让集邮勾了我的魂魄,除此以外,无事能让我激动。

那时纯为消遣,以填补空荡荡的心,并不知晓能升值,及至九七,邮票涨声四起,不少人登门高价求购,面对笑容可掬以及丰厚利润的诱惑,我原先清纯的集邮之心浊浪滔天,终是把大部分复品易手他人,与其恩断义绝。

在我的印象中,九七行情火爆之场面,犹如追星少女恨不得把刘德华抢在手中,市场里,每一个摊位前均是人满为患,看好一个品种,你得把它紧紧捏住再砍价,否则,只要你一松手,很快便成为别人囊中之物。

记得某日在南宁,公干之余逛逛文化宫的邮市,兜装碎银数两,并无购买计划,只为感受气氛,在一位熟人摊前与其打个招呼,并问及宝鼎无齿行情如何,他便自豪说成交太好了,都发愁二百元补不回来货,我突然想起,前两天北海集邮公司还有一百六十元的货摆着,便问他什么价收,他说,二百元无限量收购,于是,掏出手机往北海打电话,让朋友速速把那些无齿宝鼎悉数拿下送到南宁来,为了让他不存疑虑,一并把南宁的收价报上,没多久,那边传来消息,已拿到多少多少枚,但刚出门,有人愿意220元收购,问卖不卖,南宁这边的听了,迫不及待的把价追加到230,那边一咬牙,240!这边一跺脚,250!

我心里暗笑,这小小的纸片象一只味道鲜美的羊羔,被两头狮子争夺,看谁能吞下。

于是笑问还能不能加点价,他急道:“哥们,我已出到市价的顶了,你随便问,整个市场有谁给二百五?”

我笑道“只有你是二百五”!


九七烈火在熊熊燃烧,没几个不被烧得热血沸腾,那一天,有人到我家,把我的风光片均价40元一网打尽,让我惊愕,心想,当初被集邮公司按四元的价格请求我搭配一点的,隔三差五的相见,不买点确是不近人情,于是,天长日久,积累了几箱,如今得此意外之财,有点像范进中举。

阿强是看着成交的,所以,那段时间,他专找风光片,某一天,邮局那厮把从仓库挖出来的广东、四川风光片扛到他面前,一副古道热肠模样,每本二十元优惠他,他想:“布衣的四十元也让人慷慨解囊,一半价如何不要?”,于是,二千多本,他浩浩荡荡的往家里搬,专等那个慷慨解囊之人。

小刘也被行情的熊熊烈火烧得热血沸腾,380元的金泊回归张,买了几百册,大李也被熊熊烈火烧得热血沸腾,200元一枚的咨询片,买了好几刀。。。。。。


大家都在等象那个慷慨解囊的人快快到来,只可惜,“过尽千嵩皆不是,斜阳脉脉水悠悠”。


没多久,行情如雪崩似的哗啦啦往下掉,广东和四川风光片最低好象只有二元左右,金泊张也只有十多元,昔日熊熊燃烧的烈火熄了,热血沸腾之心冷了,多少人手里的筹码变成古西风瘦马,自己又成了牵马的童子。

集邮寸草心,谁报三春晖!


九七一役,对邮票市场大伤元气,犹如火山周围被烧焦的植被,久久无法萌芽,不知何时“春风吹又生”。


0一年,邮市重燃战火,号角鸣起,以大飞船为头领,一个月内从八十元直冲云霄到千元,兑奖蛇、奥运双联、小飞船也跟着大飞船这带头大哥从五十元冲到三百左右,其它一些喽罗也举长矛扛梭标的喊冲喊杀,聊斋一小型张得到崂山道士的点化修成50元的正果,镜泊湖仗着风景优美在30元的仙境里摆宴请客,永乐宫利用皇家气氛在60元的宫殿里奏起悠扬韵律,许仙和白娘子小本票在40元又上演催人泪下的动人故事。。。

只可惜,此次行情,又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大飞船的雄风不再,刷刷刷的从一千元跌到九十来元,此后几年,无颜江湖,只好退归田园,隐姓埋名,唉,不当大哥好多年。


但是,邮市偏偏是个不死鸟,虽然从九七时那号称二千万集邮大军到今天只剩下一二百万人马,但毕竟还有人在守望,不愿离开,犹如沙漠中稀稀落落的胡杨,虽然空旷与孤寂,但毕竟还有顽强的生命,纵是无法郁郁葱葱,也有绿叶在守望苍穹。


0四年,春风吹绿江南岸,0三小版引吭高歌,只是吃过了九七和0一的苦头,太多的人也只是追求露水恩情,并无长相依之心,终是功亏一篑,无疾而终。

0五年后,又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且待来年,看看是不是春来发几枝。

几年的痛定思痛,几年的卧薪尝胆,直到0八年,有心的资金从有广泛基础的早期小本票和JT等为切入点,慢慢点燃行情的圣火,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如今,以JT票、JTM、生肖、小本票、小版为旗帜,向四周漫延稳步前进,应该说,这种行情是健康的,至于是否一路春风得意,尚需看昔日的集邮者是否把集邮当作醇香的酒品尝以求在微醉中重温旧梦。

但愿帘卷黄昏,且把春留住。

如果以为邮票行情从此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畅通无阻,感觉未免乐观了些,君不见,同属邮政血脉的YP、 FP 、PP以及中期JP、编年打折票尚在默默无闻,即便是如今风头正劲的品种,也多以投资资金参与为主,整包、、整箱、整封成为追逐对象,当价格涨到心理位置时,必定抛售,在没有最终需求的跟上,必然会下跌,所以,期待着当年的集邮者回归,一套套一片片地收藏,当收藏需求量化,产生供求矛盾了,才凸现邮票升值局面,才有邮票行情姹紫嫣红的春天。


十多年来,邮票行情多少次跌宕起伏,虽有过山洪般的奔腾,但更多的是小溪般的浪花,整个邮票板块,来来往往的热点,也只不过是“局部地区有阵雨”。阿强的风光片,小刘的回归张,大李的咨询片。。。。还在寂静地幽居,离当初进价尚是路遥遥水迢迢,即使年年有热点,但与他们无缘,升值已无奢望,只盼解套便心满意足,只可惜:“过尽千帆皆不是,斜阳脉脉水悠悠”。





--  作者:天涯布衣
--  发布时间:2010/12/15 1:36:00
--  
 

四、流通纪念币: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新华街邮局二楼,尽管也有几十个摊位,号称南宁最大的邮市,但象个深山寺庙似的香火不旺,商人们望着稀稀落落的施主们也无多大激情,这个邮市也象野渡般行人寂寥,并且徜徉其间之客多以浏览岸上风景极少乘舟之意,当然,那是八十年代末期,市场来往之人多是收藏者,以调剂余缺为主,并无投资炒作奇观。

我问那老头建行币广西币什么价,他象逮到冤大头似的痛快开价:“建行五元,广西三元!”,顺手各买了三两枚,他有点失望:“为什么不多买点,以后会升值呀”。

我说“本人胸无大志,不存高远,只想着明天的水电费,所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91年夏,寨主派我去扬州接警车,到武汉乘船东去,在航空路邮市,问六运会纪念币何价,“六毛!”,不还价当即买了十套,商家又是那种口气:“为什么不多买点,以后会升值呀”。

此后一路风尘,一路偷闲窜到邮市,喜欢的藏品太多,只是俸禄有限,把兜里的碎银捏出了汗,惶恐地问价,细细盘点着兜里那点碎银,考虑着买什么品种。

在南京,用梁兄从索马里带回来给我的几百枚小型张换了五百文,然后加一百元又换了一版鸡一版猪,在扬州,160元买了一个方联齐白石,在黄山,面值买了夜宴图,在南昌,14元的价买了十来套西厢记,在萍乡,6元的价又买了半版吴昌硕作品。。。。

同事不解问我:“买那硬币做什么?单位发工资我都嫌重不要”,我也只淡淡地说玩呗,其实我也说不出纪念币的文化内涵来,也不太了解其发行背景发行模式,什么系列专题数量等等一片朦胧,但凡手中没有此币见到便顺手牵羊,犹如孩童入山,见到鲜花顿觉新奇能摘便摘。

知道纪念币的发行品种及顺序是几年后的事,94年,在市场四百元买了大全套(配到毛泽东诞生一百周年),觉得集邮之外,又是一个好风景,此后便锲而不舍与其一路荡舟。几年来,邮市拾零,天长日久,聚少成多,便也小有规模。

都是九七炒作惹的祸!

那婆媳俩风风火火从几百公里外跑到我家,把我的纪念币看完品相再砍价,我那熊猫币二十多元买进的,她自愿给价150元,看着那婆婆都退休了还如此风尘仆仆大战黄昏,心软了,况且已升值几倍了,于是,任由那熊猫、金丝猴、华南虎、希望工程、国庆四十年等等,卷的套的散的让她来个风卷残云。

升值不少,况且又是远道而来之客人,妻高兴得扎围裙卷袖子操炒勺摆碗筷,很是热情了一番。

投资热情到了临界点,便点燃炒作奇观,没多久,熊猫币从几十元千里长驱直奔三百元,所有纪念币没有四十元以下的价格。

阿文知道我玩纪念币,且又经常徜徉于各地的邮币卡市场,对行情略知一二,于是,打电话来说银行那厮的联合国、抗战、建党、希望工程有卷的有盒的,均价要23元,问能不能拿,如拿了怎么卖,我说可以拿,并告诉他可以拿到L市找主玩纪念币的谁谁谁,应该有利润。

阿文拿了,听说纪念币一直在涨,他便说太忙无暇到外地出售,或许是真的太忙,也或许是他还想等等再多赚点,总之,那些币象万能胶似的一直粘着他。W老哥花九万元进了一盒广西币,忠兄弟250/元/枚把三百个国宝熊猫带回家中。

世事无常天知道,名利在心各自求!

短暂的狂喜,忽地风云突变,早期介入者巨大的利润导致抛盘大增,又加之央行一纸禁令,纪念币和邮市其它板块品种的市场行情轰然坍塌,熊猫币此后跌到四五十元,希望工程建党币跌到四五元,先知先觉的精明者早早得胜鸣金收兵,剩下那些反应迟钝小兄弟们迷惘得象站立在南极的寒冰上瑟缩。

象得了软骨症的人,纪念币此后十多年终是无法挺起脊梁,即便是03年金银币的姹紫嫣红,04年邮票小版的风生水起,07年纸币的莺歌燕舞,也即便是如今建行币一骑绝尘越过三千元、早期品种大梦初醒争创新高,但从整个纪念币板块而言,97的泪未干,97的伤未愈,当年那些奔波于全国各地炒作而高位套牢之人,只留下一声十三年长长的叹息,梦断天涯!


其实纪念币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板块,其严肃的发行政策,丰富的文化内涵,低廉的收藏成本,广泛的群众基础,应该具备顽强的收藏活力,只可惜,销售方式如云山雾海,初始利润与黎民绝缘,那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衙役们以及与他们结盟的商人们统领江山,尤其那些精制币,发行价、销售渠道犹如豪门深似海,令众多的爱好者食之无味,弃之不舍。

对于纪念币,我还会一如既往的收藏,只是早已没有当初的激情,权当延续对它的怜惜,不至断了香火,至于升值赚钱云云,早无奢望,但还是希望,它健康发展,体现它的文化价值,治愈九七的伤痛,以安抚当年那些对它充满激情充满希冀的兄弟们。

从发行至今二十多年,只有九七一次波澜壮阔的行情,其它年份,虽有雷声阵阵,却极少春雨,尽管有时某个品种的价格突然拉高,也是象流星般瞬间的美丽,又犹如胸无大志的山大王,充其量只是在偏僻小道上拉条绊索,打动一下过往商人,没有气壮山河的金戈铁马。

纪念币行情,真是: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  作者:上海丁昌
--  发布时间:2010/12/15 8:12:00
--  
流通纪念币,好文彩。
--  作者:wxqqslz
--  发布时间:2010/12/17 20:19:00
--  
阅读佳文,重温历史,引人入胜,受益良多。
--  作者:hebd_lsj
--  发布时间:2010/12/19 16:19:00
--  

人广识博